乐娜免费小说阅读网-免费小说大全-手机阅读免费追书神器

  • 首页 > 神医弃妃不好惹

完结版神医弃妃不好惹金小鑫丑妞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来源:KX|小说:神医弃妃不好惹|时间:2019-12-02 14:00:34|作者:竹丝玉

《神医弃妃不好惹》小说由作者“竹丝玉”创作,讲述男女主角“金小鑫丑妞”的故事,小编带来神医弃妃不好惹金小鑫丑妞小说免费阅读:金小鑫穿来的那天,正好是身体的原主被休下堂、被逐出家门的日子,揣着休书,开始新生的金小鑫立下誓言:从现在起做个幸福的人,行医赚钱潇洒异世。从现在起关心自己,还有银子。开一所医馆,自然春暖花开。乐弦音问金小鑫,“你为什么看上我啊?”那时,他跌在尘埃里,比泥土不如。金小鑫直白道:

神医弃妃不好惹

神医弃妃不好惹金小鑫丑妞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神医弃妃不好惹》第017章

少主他命苦,爹爹不疼娘又早逝,老奴年迈,听得他让夫人你传来的话,顿觉心碎!

见我还是有些听不懂他的意思,他又解释道:夫人难道听不出那六个字的含意,弦音断、乐无声,不就是个死的意思吗?少主让夫人来找老奴,不过是托付后世罢了,呜呜

老男人哭起来,比乌鸦叫还难听,我实在忍受不了,先前的头疼从耳朵到大脑间快速窜,老刘却越发哭得厉害,我抬起一掌拍在老刘的后脖颈处,直接把他拍晕过去,世界终于清静了。

周三,麻烦你了,把我亲爹背后面去呗,我略作安顿一下后,咱们再走!

事情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我还以为乐弦音让我带话是找人救他呢,原来却是给他的亲人报个死信,哎

周三的小眼睛转来转去,想问又不太敢问,在我的催促声中,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按我的吩咐扛起老刘又折回我家。

把老刘扔在床上,我略做思忖,对丑妞吩咐,丑妞,你和周三去趟松山山神庙,就能见到昨天白天那位天神似的男人了,你只消对他说,你家小姐我被人叫进了县衙即可。

丑妞愣了愣,摆出一副听天方夜潭的表情,咋舌道:小姐你莫不是还没睡醒,犹自做梦?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有那么废话!

我在丑妞面前第一次摆出个做小姐的威严来,哪曾想丑妞根本不买帐,小姐,你确定我这么说完,不会被人家乱棍打出来?

我无力抚额,转身看向周三,周三你是聪明人,你懂的!以无比柔和坚定的眼神鼓励地看向他。

虽说金大夫你平时做事一向不怎么着调,但好歹行医救世之时未出差池,应是谨慎靠谱之人,周三就信金大夫你一回,陪着丑妞走一趟松山吧!

靠,哪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我还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趁此机会和我们家丑妞多多亲近,成与不成,都与他没有太多利害,以他一张巧嘴,在哪里都能辩个七分,定不会吃亏。

很好,我们一起出门,分头行事!说完,我拉住丑妞的手,深情之,丑妞,小姐我一条命,全在你此行上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我我尽力吧!

从来没有被谁这么信任过的丑妞,略显紧张,眼瞳里绽出的却不是害怕而是兴奋。这就好这就好。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至少我人没有托错。

我们县的县衙是临近几个县中最豪华的一个,我们县虽是穷乡僻壤,但胜在了地理位置优越,是几处交通要道的连接处,往来客商繁多,又加之县领导大力支持娱乐博彩业的发展,纳税总值几乎为我们所处的全省之冠。

有如此的经济后盾支持,县衙门修的自然非一般的小县能比,几乎可以超过某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州府衙门了。

我在本县还是小有知名度的,至少到哪里都有几个认识我的人,我刚到县衙门口,值班的衙役李四便跑了出来接我,还问周三怎么没有同回,我笑答:大约是我的魅力不如我家的丫头吧,他们两个相约去爬山了。衙役会意,周三追我们家丑妞的事,估计衙门里三分之二的人都是知道的。

李四引着我进了县衙的二道门后,拐进一处别致的小凉亭后,就换成了一位二门内宅管家,又由这位管家带着我穿过七拐八扭的长廊进入了县衙的内宅深处。

这地方我以前来过一次,县大人的第十一房小妾滑胎时,请我过来处理的,当时我就在想,这得是记忆力多么不混乱的人,才能不迷路啊。如今再来,我还是这种感叹。

二门管家是个少话的人,把我带到地方后,转身就离开了。

面对那道紧闭的,有两个穿着与县衙仆役绝不一样的黑衣人分别站立两侧把守的朱漆小月亮门,我的心头一阵阴霾。

《神医弃妃不好惹》第018章

老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别说小院里面坐着的那位我猜不透,有的时候,我连我自己的那颗心都是想不透的。

我明明想独善其身,却还是在看到乐弦音受难时,忍不住要出手相救。那晚听到‘春色满堂’传出两年前听过的的箫音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了、看到他被老张吊在院中、知道他侍候的人是老吕后,我打破了开‘妙手回春’两年不曾打破的规矩,--半夜接诊,随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我长叹一声,对着小院旁的两名侍卫道:在下金小鑫,请两位大哥帮忙通传一声吧!我报的是我现在的名字,但我相信里面那位一定知会过她的贴身侍卫,昨天白天她坐在轿子里可是听得清楚我和宁斐然之间的对话。咳的一声,可透着酸恨狠出来的。

说了须臾,两个木头桩子没有一个理我的,像石化了一般笔直地站在那里,视我如空气,颇有一点秦始皇兵马俑的气质了。

我也不生气,清楚是里面那位吩咐下来的,不过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罢了,本人这辈子加上辈子活过三十二年,什么都怕就不怕谁给我下马威。

既然两位大哥不理在下,看来是在下来错了地方,里面的贵主不曾想要见我!

我甩甩袖子,做出转身要走的样子。娘之,我还怕你不见我了?我巴不得借此机会脚底抹油呢。

见我真要走,那扇紧闭的小门里传出一声略显蛮横的女声,王妃娘娘宣见柳青儿。后来又像是怕外面的侍卫听不懂似的,毕竟我报的名姓是金小鑫,又补了一句,王妃娘娘允她进来。

我挑唇冷笑,总是有坐不住的,我要是走了,她可去难为谁啊。

两名站桩似的侍卫一同瞄了我一眼,其中一个推开了小院的门,那一股子夜来香味扑鼻而来,与院外清冷的气氛相撞,融出来的味道却有些怪异了。

我抖了抖身子,把那一身的鸡皮疙瘩甩掉,迈起悠悠然的步子,很随意很潇洒地走了进去。

院门里说话的侍女穿着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王妃身边侍候的待遇真不错,这穿着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这姑娘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一张小脸谈不上有多美,却很娇俏,眉眼含着几分轻蔑地看着我。

两世里鄙视我的人多了,像这种路人甲等货色算TMD老几,我第二眼都懒得看,径直往前走去。

那女孩子见我不看她也不和她说话,面色一晒,好像还传出一声‘呸!’,赶忙追上了我,急急几步跨到我前面,之前装淑女的步子都有些凌乱了。

话说去见宁斐然的这位正妃娘娘,我真不用任何人领路的,只要闻到哪里最香,她一定在哪里。

和非洲人喜欢穿白是因为他们长得太黑一样,宁斐然这位正妃之所以走到哪里都香气飘飘,是因为她有腋臭。

我可不是胡说的,我可是亲身体会,被狠狠熏过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一定会为你关上一扇,可怜这闺女被关的大发了。

信步走到她的房门前,之前那鄙视我的绿衣丫鬟已经进去了,守在门口的小丫鬟低眉敛目地让我等一下,进去通禀,不一会儿有位三十岁左右的婆子跟着出来,看了我一眼后,没有任何表情地问:你就是柳青儿?

她死了,我叫金小鑫!

我实话实说时别人总不信,宁斐然不信,这婆子还没有宁斐然的智商,更不会信,像看傻子似的看我一眼后,才说:跟我进来吧,别让王妃久等!

这话说得我好像有多罪过似的,明明是我早来,她摆谱,到最后反成了我的错。

《神医弃妃不好惹》第019章

堂屋内摆饰颇多,一如我第一回进她的屋子一样,我有些怀疑她这次出门,把整个显谨亲王府都搬过来。

正床榻的左右侧摆着两颗明晃晃的夜明珠,其它处的烛火灯笼也摆得秘集,屋的四角分别有四个半人高的紫铜熏香炉,散出那种有价无市、昂贵的龙涎香,满室缭绕氤氲。

那人一身淡红色宫装,周身没有什么繁复样子花式,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玉簪插于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端坐在正榻之上,气质端庄,风姿脱俗。

宁斐然挺有艳福的,他这位正妃除了身上的气味与一般美女不同外,其他简直无可挑剔,美得不可方物,我真心替他高兴,他这辈子有么一个妻子,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

见到王妃娘娘如何还不跪礼,不过离府两年,就不懂规矩了吗?

一声凌厉的训斥从床榻边站着的几个人里传出,我想要是之前的柳青儿怕是早就吓得腿软下去求饶了,我刚穿来时,对我这前主是有些耳闻的,比如软弱可欺,可惜她已经死了,如今站在这里的不是柳青儿而是金小鑫。

我不慌不忙地从我随身背着的小檀木箱子里拿出一块银制的牌子,在这几个女人面前晃了晃。这是我吃饭的家伙,同时它还代表着一种特权。

我大印律###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五条有规定,凡我大印国行医大夫,均有见百官可不跪的权利。

见百官尚可不跪,何况你一个内宅女眷呢?纵使是王妃、一品诰命又如何?漫天也大不过正一品文官的阁老宰相去吧。

你你什么时候成了大夫?

之前替他家主子厉声训我的婆子再次开口。一脸的不可置信,若说刚才看我仿佛看傻子,那现在看我就仿佛看鬼似的了。

我成大夫的日子挺久了,久到这个县城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大夫。

我微微一笑,不慌不恼。

真是几日不见,势当刮目。

正主终于肯说话了,她冲着之前说话的婆子摆了摆手,那婆子立刻毕恭毕敬地站了回去。

王妃严重了,在下从来没变过,是王妃太看重在下,这才时刻觉得是在下变了。

我一身男装,便也不做女子的礼态,向榻上略拱了拱手,两年不见,王妃的气色倒是越发的喜态可人了,不知王妃今日召在下来见,可有何事?

我还以为你经过那事以后学得聪明了,侥幸不死,定会躲去个荒僻之处嫁个走卒贩夫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呢,没想到

她凤眼一挑,带出了瘆人的冷迫。我倒是很想问一句,难道我现在呆的地方还不够荒僻吗?离京城足有上千里,大印地图上显示出来的字只有一蚂蚁眼睛那么大,还有凭什么我就要嫁个走卒贩夫,我如花似玉的,还有一技之长,见到百官都可以不跪的

我冷哼一声,劳王妃娘娘为在下操心了,自那事以后,在下再未想过嫁人,休书有一封就好了,没必要再添,在下想的一直都是以后要娶几个。

凭我这能力,凭我这长相,凭大印国这风水这规矩,我对我未来的婚姻前途很有自信,毫无压力。

你你她气得声调都有些颤了,养尊处优这么大了,怕还是第一次被我这么堵回去,颤了好几声才说:你倒是好雄心壮志,这话要是让王爷听了,不一定多开心呢!

我装糊涂,王妃娘娘这心操得对,王爷开心很重要!

柳青儿,你不要以为我耐何不了你,有个大夫的牌子又能怎么样,在我这里,我想让你跪,你就得给我跪!

她重重的一掌拍在了软榻上的小木茶桌上,之前的端庄形象尽抛,刁蛮霸道如火焰拢上草墙般,冲着左右站着的几个婆子一使眼色,那几个婆子一窝蜂地向我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