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娜免费小说阅读网-免费小说大全-手机阅读免费追书神器

  • 首页 > 暮去朝来君如故

《暮去朝来君如故》(常山蜀椒)免费在线结局

来源:zzy|小说:暮去朝来君如故|时间:2019-11-30 15:52:55|作者:十四先生

甜宠新书《暮去朝来君如故》来袭,主角(常山蜀椒)免费在线结局。幻想时空小说暮去朝来君如故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十四先生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你怎么那么笨呐你常山拱了拱手,他行礼道:还请天帝派天枢与我一同前去,我怕那司命星君对我有所防备,不信我说的话。风化硝烦躁的甩了甩衣袖,他道:准了,准了,你且快些离去

暮去朝来君如故

甜宠新书《暮去朝来君如故》来袭,主角(常山蜀椒)免费在线结局。幻想时空小说暮去朝来君如故是大家喜爱的作者十四先生所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2章 你怎么那么笨呐你

常山拱了拱手,他行礼道:还请天帝派天枢与我一同前去,我怕那司命星君对我有所防备,不信我说的话。

风化硝烦躁的甩了甩衣袖,他道:准了,准了,你且快些离去吧。

常山笑着说道:多谢天帝。

常山告别了天帝,就连忙带着天枢朝司命星君的住所赶去,司命星君一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位神职,心里不甚惶恐。

司命星君忙不迭的拱手行礼道:小仙拜见常山上神,拜见

常山不耐烦的打断道:别拜见了,找你有事。

司命星君道:还请上神明示。

蜀椒的命谱你不是已经写好了么?如今天帝命你重新写一份,改一下,把我加进去。常山指了指自己,脸上满是笑意。

啊?司命星君一脸茫然。

你怎么那么笨呐你!常山解释道,我闺女下了凡,我这个当爹的自然是要陪着下去了,但我下凡之后身份也不能不明不白的,你总要给我写个身份的,这样我才好光明正大的陪在我闺女身边了,我这般讲,你可明白了?

司命星君点了点头,道:原是此意,那上神想投胎到哪户人家?

一听到投胎二字,常山心里就生出几分怯意,他连忙摇了摇头,他道:不不不,不投胎,本上神直接下凡,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王爷世子还没出场的,可以让我去顶替一下。

司命星君想了想,道:还真是有一位,陪了小殿下数十年的,不过不是什么王公贵族,而是一位教书先生,一位只教小殿下的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常山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道:这个职位也不错。

司命星君为难道:只是上神的性子与这教书先生不大相符。

常山疑惑道:那教书先生是什么性子?

司命星君说道:温文尔雅,自命清高,书香门第,博学多才。

常山听后拍手叫妙,他道:这不就是我么?!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喂,司命你笑什么,天枢你嘴角又抽搐什么?我说错了么?

二人不敢辩驳,只摇头道:无事。

司命星君嘱咐道:那上神可要切记,身份是中途截来的,白天不能使用仙法,否则会遭反噬,夜晚才可使用。

常山点了点头,他应道:好。

司命星君递给常山一张纸条,他道:上神记得去凡间找这位书生,向他讨要一枚玉佩,这玉佩是信物,届时,上神将信物交与朝阳国的大皇子即可

好了,啰嗦!常山一把夺过纸条,就隐了身形,朝凡间飞去。

司命星君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天枢,他问道:天枢大人来此是为何?

天枢说道:来作证。

司命星君恍然大悟:原是如此。

天枢又道:你记得给他写的惨一些,让他多吃些苦头。

司命星君笑着拱手道:苦是肯定要让上神吃的,请天帝和天枢大人放宽心。

第13章 你是何人

常山上神下了凡,就直奔书生家中,前去取象征着信物的玉佩。

此时的人间,天还没亮,公鸡还没打鸣,那些寒窗苦读的书生也都还在昏昏沉睡。

常山打开司命星君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书生的名字,还有玉佩的形状。

幸好这天还没亮,他暂且还可以使用仙法。

常山是降临到一个村庄里,书生的具体位置有些难找,不过他可是神仙,有什么事情是神仙做不成的呢?

常山朝着空中挥了挥手,村庄里面每个人的姓名都浮在空中,泛着淡淡的荧光色。

常山足尖一点,腾空而起,他将纸条上的名字与那些姓名一一对照,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是将纸条上的那位书生找到了。

他隐了身形,蹑手蹑脚的钻进书生家中。

常山本以为书生会将那枚玉佩珍藏起来,却没想到,那枚玉佩被书生放到书桌上。

玉佩的旁边有一盏烛火,烛火微弱的光照在玉佩上,常山盯着那玉佩瞧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转念一想,司命星君怎么会诓他呢?司命星君怎么敢呢?

出于对司命星君的信任,常山将书桌上的玉佩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里,他回头瞥了一眼熟睡的书生,觉得心下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把腰间的玉佩拽下来,放到了书桌上。

他那腰间的玉佩可比书生的玉佩值钱太多,不管是从刀工,还是从玉的光泽,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常山瞥了一眼天边,发现天边的空中正在慢慢的吐出一抹白,他连忙捏了个诀,将自己瞬移到皇子殿下府前。

天边破晓,皇子早朝。

皇子穿的很是正式,今日是他被册封太子的日子,他自然是要穿的隆重一些。

皇子刚迈出府门,就看见站在府前的常山,常山也不傻,他虽在天界随意惯了,但人间的礼数他还是略懂一二。

常山朝着衣着华丽的皇子拜了拜,刚想开口说话,又怕上次下凡时,声音被眼前的人听了去,若再用原先的声音,恐怕会被人认出来。

常山捏了个诀,使了些小法术将声音变了变,如今天未全亮,使些小法术是不破戒的。

他倒不是变成奇奇怪怪的声音,只是音色变得不同罢了。

常山道:拜见皇子殿下。

你是何人?皇子疑惑道。

常山不知该如何辩解,他只好将怀中的玉佩拿出,双手递给了皇子。

那皇子接过玉佩,他仔细观察了一番,遂而轻笑出声,他拱了拱手,道:公子与这玉佩的主人是何关系?可是父子?

啊?常山有些懵,他不禁懊悔走的太急,没听司命星君交代具体,他故作思考的模样,他半问半答道:嗯父子?

敢问公子姓甚名谁?如何称呼?皇子又问道。

常山。常山忘却了纸条上的名字,如今在皇子眼皮子底下,他又不敢偷看,于是只好将自己的姓名报上。

如今是早朝时刻,常公子就算有要紧的事,也要等早朝结束了,不如常公子先到府中小憩片刻。皇子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常山心下有些意外,他不禁在心里疑惑道,莫不是这皇子根本就不知道他那恩公的姓名?还是说,皇子只是想先将他引进府中,随后瓮中捉鳖?

第14章 你那不废话么

常山坐在皇子府中等了许久,才将皇子殿下给盼回去。

常山见皇子归来,他略微斟酌一番,还是从椅子上站起,他行礼道:拜见皇子殿下。

站在皇子身旁的老太监笑着说道:哎哟,如今可不是皇子咯,是这朝阳国的太子殿下呢!那老太监说完,又挥了挥手中的拂尘,他朝着身后的小太监命令道:都搬进来。

老太监的话音刚落,便有许多个小太监挑着担子,将锦衣玉帛、古玩器弄都抬了进去。

老太监行了礼,他道:太子殿下,那,老奴先行告退。

太子殿下拱了拱手,他道:高GG慢走。

被唤作高GG的那个老太监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大殿门槛处,他才转身挥了挥拂尘,带着他的小太监们离开。

小木小李,你们带人将这些赏赐抬到库房去。太子殿下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赐礼。

小木和小李齐声答道:是。说完便带着几名侍卫挑着担子朝库房走去。

待小木小李走后,太子殿下瞥了一眼常山,他问道:常公子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相求?

常山刚想脱口而出:你那不废话么?但又顾忌到凡界的条条规矩,再加上他平民的身份,他只好将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常山拱了拱手,他笑着说道:正是有一事。

常公子请讲。太子殿下说道。

常山组织了一下语言,他道:我想为自己谋一职位,不知殿下有没有推荐?

职位?太子殿下反问道,常公子对这职位,可有要求?

能离我闺叫的习惯了,常山一时之间改不过来,他也不好停顿,于是只能面部扭曲的把闺字转换为公字,他继续道:公主近些,只要离公主殿下近些便可。

仅此而已?太子殿下问道。

常山点了点头,他生怕太子殿下不能领悟他话中的意思,于是又补充道:我觉得教书先生就不错——听闻公主殿下缺一位教书先生?

太子殿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道:谈不上缺,只是国师不愿教她,嫌她纨绔,若常公子有意要教她,我倒是有一计。

还望太子殿下赐教。常山说道。

待太子殿下说完后,常山忍不住拍案叫绝,但心里仍有顾忌,他半信半疑道:公主殿下会中计么?

太子殿下颇有信心的笑了两声,他道:常公子且放宽心,我这个皇妹对白芥子可不是一般的痴迷。

常山扯着嘴角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难看。

常山在心里愤愤不平道:痴迷?什么白芥子,我看胆子倒是挺大,下凡才多久,就有了痴迷的对象了?

太子殿下又问道:恩公可一切安好?

常山随口答道:安安安。说完又觉得不妥,只好又道:禀太子殿下,一切安好,劳烦太子殿下挂念了。

常山也总算明白司命为何说这书生与他性子不符了,他在天界自在惯了,如何适应这凡界的条条框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