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凶猛》小说主角宋歌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15 16:17:24    作者:二哈    来源:sc

    小说简介:让人非常惊喜的一本言情小说《总裁凶猛》收到了广泛称赞,文中宋歌两人的神仙爱情也是一大看点,小说情节扎实没有套路。具体内容试读:远远地,连着天边的云,零星地缀着白色的羊群。宋歌从小就喜欢看家乡的山,家乡的云,每次写完...

    《总裁凶猛》小说主角宋歌免费在线阅读

    《总裁凶猛》免费在线阅读

    宋歌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村庄里,村子很小,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村子中间是一方平整的打谷场,站在打谷场上往北看,就能看到绵延起伏的群山,远远地,连着天边的云,零星地缀着白色的羊群。

    宋歌从小就喜欢看家乡的山,家乡的云,每次写完作业,总会跑到打谷场上蹲着,怎么看都看不够。

    村里的奶奶总说:“宋歌这么爱学习,一定能考上大学。”

    宋歌就有些不乐意地撅着嘴,挺着小肚子,跟奶奶强调:“我是要考政法大学!是政法大学。”

    其他大人就笑,停下手里的活计,回头来问宋歌:“小丫头片子,这倒是知道,那你知道政法大学,出来是做什么的?”

    宋歌涨红了脸,支吾着回答:“当律师。”

    其他大人就哄笑起来:“宋家小丫头就是聪明,连这个都知道。”

    宋歌背着手,偷偷地绞着手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垂着脑袋,不去看那些大人。

    其实,宋歌也不知道对不对,只是看电视里上是这么说的。

    电视里那个律师,穿着白衬衫,黑色西服,站在辩护律师的位子上说,他是从什么政法大学毕业的。到底是哪个政法大学,宋歌不记得了,可是那个律师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神气。而且,好像只要这个律师说的话,就特别容易让人相信。而且对面的坏人一直都在狡辩,最后被那个律师说得跌坐在位子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宋歌不知道那是电视剧,就是单纯地想长大了也那样,神气地把坏人说得哑口无言就好了。

    宋妈妈来叫宋歌回家的时候,村里的奶奶笑得一脸的褶子,和宋妈妈说:“你家丫头有出息哦,要考政法大学当律师呢!”

    宋歌被说的小脸通红,回身抱着宋妈妈的腿不放。

    宋妈妈拍着宋歌毛茸茸的脑袋,将宋歌抱起来,笑着问:“歌儿要当律师?”

    宋歌抱着宋妈妈的脖子,认真地点头:“嗯,要的。”

    揉揉宋歌的发旋,宋妈妈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好嘞,要想当律师,那咱们的歌儿可要更加用功的学习!今天妈妈抱你回去,歌儿回去读书好不好?”

    宋歌赶紧用力点头:“我会好好读书的。”

    宋妈妈轻轻拍了拍宋歌的后背,眼里满是欣慰:“咱们的歌儿真乖!”

    回家的路上,宋妈妈手心里握着宋歌的小手,眼里是宋歌从来没有见过的坚定。宋妈妈偏了偏头,看向远处的大山,那里依旧是群山连云,这个小村子三面都是大山,想要出村子,就只有一条小路。

    在心里叹息一声,宋妈妈问宋歌:“歌儿想去哪里读政法大学?”

    宋歌想了想,迟疑地说了“北京”两个字。

    北京,宋歌知道那个地方,那里是首都,一定有政法大学。

    宋妈妈便笑了:“咱们歌儿要是考去了北京,就可以去看北京的天安门。”

    宋歌一下子抱住宋妈妈的脖子:“嗯,到时候我也要带妈妈和爸爸一起去北京。”

    虽然知道孩子的话算不了数,可是宋妈妈的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那天晚上,宋妈妈和送爸爸谈了许多,最后宋爸爸看了一眼沉睡的宋歌,叹了口气:“咱们就一个歌儿,她能读书,就是好的。”

    宋歌的成绩很好,一路到初中,然后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上镇上最好的高中,宋歌在村子里出了名,人人都知道宋家的丫头考上了高中。

    也是这一年,村里有人上门提亲,说是看好了宋歌。

    村里的人都知道宋歌考上了高中,这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没想到媒人上门,这是什么意思?宋妈妈虽然心里不高兴,可也不能把人往外撵,赔着笑让媒人吃点东西,解释说:“歌儿考上了高中,我们打算让她去念书。”

    媒人倒是笑得刻薄:“你们家宋歌成绩是好,可到底是个女娃子,难不成你们还要供她念大学?女儿都是赔钱货,你们呐,还是赶紧找户好人家,把她嫁了。”

    看着媒人讽笑的嘴脸,宋妈妈的脸色便不太好,心里一口气闷得慌。

    见宋妈妈不说话,媒人也知道说了不该说的话。媒人撇撇嘴,不乐意地想,她又没有说错话,这村里,有哪家供着个女娃念书的?就算是男娃,都要看着家里条件的!难不成宋家还想把个女娃当成男娃养着不成?

    宋妈妈喝了口茶,将肚子里的气压了压,才说道:“我听说城里的姑娘都是念书的,我们家宋歌又不比城里姑娘差,我跟她爸也不图着宋歌什么,她喜欢念书,就让她念去。”

    宋妈妈说的是轻轻松松,媒人心里倒是计较了,以为宋妈妈说是想给宋歌在城里找人家,脸上尽是不以为然。

    院外远远地传来轻快的牧笛声,悠扬婉转,伴着夕阳,到处红彤彤的喜庆,就连白色的牧羊身上都被洒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院门“吱呀呀”地被推开,是宋歌这会儿赶了羊群回来。媒人远远地瞧了眼,见宋歌穿着件格子的长袖衬衫,扎着马尾辫,看不清楚模样。

    媒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笑:“可别怪我这嘴碎,宋歌成绩再好,都是咱这村上的姑娘,就算是要嫁到城里,城里的人家也未必肯要的。”

    宋妈妈恼这媒婆。现在国家法律说了,女娃要二十岁才能领结婚证的,宋歌不过才初中毕业,这媒婆就上门。上门也就算了,可说不成亲事这话就说得忒难听!

    宋歌拴上羊圈的门,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没注意屋里的人,扬声问宋妈妈:“妈,今天羊羔会跳了,一路跟着头羊……”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开心。

    等宋歌进了屋子,才发现屋里坐着个不认识的人,登时关了话匣子,只不过嘴角的笑意,一时间收不回来。

    愣了一下,宋歌索性就这么弯着眉眼,朝宋妈妈咧嘴一笑:“妈,我回来了,羊圈栓了。”

    媒人以前远远见过宋歌几次,只知道看着瘦瘦的,从来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只是两个月不见,宋歌的身量突然拔高不少,原本没有长开的脸现在也渐渐看出些标致来。有些英气的小脸,虽然因为经常晒太阳而有些黑,可是眉间那股子慧黠是怎么都掩不住的,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骨碌碌地转一下,都透着顶顶聪颖,虽然看起来瘦些,可真是个美人胚子。

    要说这样的宋歌的姑娘,就是嫁到城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怪不得宋家两口子让宋歌一直这么念书,要是真考上了大学,那还了得?媒人知道这次是说不成亲事了,客套了几句,走了。

    宋歌站在一边,等媒人走了才问宋妈妈:“妈,那谁啊?我们家亲戚?我怎么没见过?”

    宋妈妈看着宋歌那大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好像是地里的土拨鼠似的,一副精明样,忍不住笑了:“是隔壁村上的人,平时说上几句话,她来咱们村,就过来歇歇脚。”见宋歌还是一副探头探脑地琢磨,宋妈妈赶紧打断宋歌的思绪,“去村头看看你爸回来没,说给你去城里买书,到现在都没回来。”

    宋歌甩甩头,把黏在脖子里的发丝甩出去:“哦,我现在就去!”

    宋妈妈看着这么乖的宋歌,心里很是满足。不管这个村里的女孩子念不念书,只要宋歌能读下去,她和孩子她爸就一定让她读。总不能让宋歌这个女娃子,总在八月酷暑里出去放羊。

    看着被晒黑的宋歌,宋妈妈眼睛有些胀。

    宋歌刚到村头,就看见宋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宋歌一头冲过去,跳上自行车的后座:“爸!”

    宋爸爸也高兴地笑起来,回头看了眼宋歌,问道:“今天又去帮你妈去放羊了?”

    宋歌抱着宋爸爸的腰,摇摇头:“没有!”

    宋爸爸故意晃了下车,宋歌在后面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哈哈”地笑起来。

    宋爸爸没有回头,只是放大了嗓门:“又骗爸爸,这一天没见,你又晒黑了,还说没去放羊。”

    宋歌笑得自在:“瞎说!我这是天然黑!”

    被宋歌逗笑,宋爸爸脚下更加用力地踩了几脚,自行车一下子冲出去,速度快得带起宋歌的马尾,在风里一下子飘散开来,好像是青春散落在发梢。

    宋歌在后面搂紧宋爸爸,大笑:“爸,下次不骗你了,老是被戳穿,没意思!”反正被宋爸爸戳穿谎话,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宋妈妈远远就听见宋歌的笑声,出了门来看,见了这一大一小,让赶紧洗手吃饭。宋歌口里应了,跳下自行车,取了车篮里的书就往屋里跑:“我等下就出来。”

    看那样子就知道,定然是想先看看书里的内容。

    趁着宋爸爸洗手的时候,宋妈妈把媒婆的事情说了,宋爸爸边晾着毛巾,边说:“嗯,歌儿上高中了,反正她现在还小,要是她能上大学,找对象的事情我们也不用操心。她愿意找谁就谁,挺好。”

    宋妈妈迟疑了一阵,问:“那要不要跟歌儿提提?万一她高中谈恋爱了怎么办?”

    宋爸爸看看宋歌,觉得不太可能吧?可是,凡事还是有个准备的好。点头:“我知道了。”想了想,又看了眼宋妈妈,“这事,你提好,还是我提好?”

    当天晚上,宋歌吃饭的时候,宋爸爸说了一句:“上高中不准谈恋爱,好好读书,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

    宋爸爸很少威胁宋歌,所以宋歌把宋爸爸的话在心里一寻思就明白了。假装傻傻地“嘿嘿”一笑,宋歌顺便再翻个白眼:“诶呀,好怕。”一手抓过一个馒头,宋歌嘴角一扯,“爸,妈,你们别担心,我还想考大学呢,不会谈恋爱的。”

    第一次正式劝导宋歌的宋爸爸登时面色大窘,宋妈妈在旁边直笑。

    宋歌穿着学士服,站在北京政法大学的校门口,拍下大学时期的最后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宋歌,站在梧桐树下,笑容明媚得如同六月的阳光。

    就在这时候,宋歌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没有任何迟疑地,宋歌接起电话:“喂?”

    这几天宋歌有参加学校的面试,因此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宋歌觉得应该是招聘单位打过来的。

    对方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单位,宋歌嘴角的笑意就忍不住了——居然是她最想去的那家律师事务所打来的!

    随着接听时间的延长,宋歌惊喜地笑出来:“好的,没问题。”

    旁边的同学见宋歌这样开心,好奇地问:“宋歌,什么事这么开心啊?男朋友跟你求婚了?”

    刚才他们学校门口,一个男生就当众跪地跟女生求婚哩,刚毕业就结婚,节奏好明快的感觉,看得她心里也一阵发酸,想要找个人嫁了算了,也不用因为工作而发愁了。

    宋歌听同学这么说,吓得赶紧摆摆手:“我都没有男朋友,谁跟我求婚?是律师事务所打电话过来,我被录用了!”

    刚毕业就找到工作了,宋歌很是满意。而且真的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当了律师!她也要尽快穿上律师服,然后在法庭上,为弱者伸张正义!

    同学羡慕地看着宋歌,做出一副心碎的样子:“你可真好,成绩好,现在一毕业就拿到工作,而我,投了好几家,连一个面试都没有,我的玻璃心啊,都碎成渣了。”

    她都要被老爸老妈念叨死了,说什么好好的女孩子,非要去念法律,让考公务员也不肯,现在毕业了,连个工作都找不到。拜托,说得她都没有信心了。要是她爸妈能和宋歌爸妈一样好,那该多好啊。

    前几天宋歌爸妈还打电话过来,问宋歌要不要先回来一趟,说是听说外面的律师难找到工作。

    听说宋歌的爸妈还是在农村,身在农村,信息不发达,人家爸妈都知道工作难找,不会强求自己的女儿,怎么她爸妈就一副她不好好学习的样子数落她?好歹她也混了个毕业哇!

    宋歌拍拍同学的肩膀,打断她的自怨自艾,嬉笑着挽着对方的胳膊:“走,我请你去吃饭,顺便安慰一下你的玻璃心,怎么样?”看着她一张脸变成苦瓜,让宋歌自己都觉得,这青春飞扬的毕业季,都充满了苦味。

    同学立刻忘记那些惨兮兮的不愉快,举手配合宋歌,欢笑着要求:“好啊,我要红烧仔鸡,麻辣味的,香喷喷!”

    ……

    第二天一早,宋歌穿戴整齐,将马尾盘在脑后,稍稍地画了淡妆。宋歌的妆容一点都不时尚,甚至还让宋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但是却让人觉得很精明,很可靠。

    宋歌站在律师事务所门口,看了下时间,刚好提前十分钟,不会太冒失。

    宋歌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进入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的经理看见宋歌,很是满意地点点头,看了下手表,点点头:“你跟我来。”

    入职很简单,将资料递上去之后,就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

    经理将宋歌安排在电话旁边:“你刚工作,不熟悉业务,现在这里接听电话,没有电话的时候,你可以看看桌上的案例资料,如果需要查什么资料的话,直接去书架上去取就行。”

    宋歌看了眼座位,立刻点头应下。

    这样的宋歌看起来给人稳重可信赖的感觉,经理很是满意,笑着点点头:“祝你早点接到自己的第一个案子。”

    宋歌含笑:“借您吉言。”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宋歌都在看以前的案例资料。临下班的时候,宋歌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女人打来的。

    没有一丝怠慢,宋歌立刻停下手中翻阅的资料,缓声问对方:“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哀伤:“你们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案件吗?我现在不能到北京去。”

    像是非常不确定一样,女人的声音很迟缓。迟缓到宋歌以为女人马上就要挂掉电话。

    宋歌以为女人是因为第一次委托案件,所以才这么问的。实际上,作为一名律师,为了寻找案件的真相,或者搜集犯罪的证据,很多时候都需要在各地奔波,所以案件的委托人在不在本地,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起诉的时候人能到法院就可以。

    所以宋歌想都没有想,就立刻利落地应答下来:“我们接的。”

    宋歌心情很激动!

    她才上班第一天,就接到案子了。虽然这个案子还不一定是她负责,但是因为是她接到的,所以最起码是可以跟去学习的。说不定经理人好,可以让她试着负责一下。

    宋歌这样想着的时候,心里就有些澎湃。很快她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能够站在法庭上,为无力为自己申辩的人争取权益!而且,说不定她可以一案成名,从此在律师界扬名万里,让整个北京城的大小律师都知道,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律师,是多么的厉害!

    宋歌握着话筒的手有点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让自己的想法稍微淡下来,客气地询问对方:“请问您怎么称呼?”

    宋歌抽了一支笔,准备在纸上记下这个女人的名字,可是没想到对方却沉默了。

    宋歌奇怪地皱了一下眉头,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女人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的呢?连名字都不能轻易透露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案件?

    电话那头的女人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宋歌也就只好退而求次:“那么请您先说一下案子的情况。”顺手按下电话的录音功能,宋歌将两人的对话内容全都记录下来。

    女人刚开口说了几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单音节,宋歌就听到对方开始吸鼻涕。

    宋歌看了一下号码,确定是外地的。可能是女人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所以忍不住才哭出来。这个女人这样伤心,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刚才激动的心情,瞬间消散,宋歌的心沉下来,思索着这个女人可能遇到的不幸。

    车祸?离婚?财产?宋歌的心里立刻冒出几个可能性。

    耐心地听着电话,宋歌缓声劝慰对方:“女士,您先稳定一下情绪,将具体情况讲给我听。”

    只有知道了案件的情况,她才好帮助这个女人。

    女人低声呜咽了几下。

    宋歌觉得,这个女人可能是在点头,随后话筒里传来女人说的一个“好”字。

    电话那头响起几下抽纸的声音,然后女人嘟囔着鼻子,慢慢地说:“我要告MZ集团。”

    女人喑哑的声音,很轻,很慢,声线很低,像是怕电话这边有别人听见一样。可是就是这样几乎听得不太清楚的声音,对于宋歌来说,就如同夏天的闷雷一样,轰然在耳边响起。

    MZ集团!

    作为一个法律系的高材生,宋歌对MZ这样的国际集团,自然不会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了解。

    MZ集团是亚洲最大的华人公司,旗下的产业更是多不胜数,包括食品、服装、影视、奢侈品等等,业务广布全球。当然,宋歌并不是因为MZ集团的产业规模,而对MZ集团有深刻的了解,而是因为,MZ集团拥有强大的律师团。

    MZ集团旗下的产业越多,遇到的各种问题也就越多,比如消费者的投诉、影视人擅自单方面撕毁合同等等,都会让MZ集团出现在法庭上。

    前些年还有些人会状告MZ集团,但是在面对MZ集团的律师团的时候,所有的控告,全都败诉,到最后只能选择庭外和解。此外,MZ集团的律师团也会帮合作伙伴打几场官司,自然都是些棘手的案子,但是从来没有一例失败的案件。也因此,这些年来,几乎没有律师愿意接受与MZ集团相关的案子。

    女人的声音一直没有再响起,似乎这个女人是知道MZ集团在律师这个行业的传说,所以特地留了一段时间给宋歌考虑。

    宋歌记得,在刚上大一的时候,授课的教授就提到MZ集团。作为北京政法大学的教授,在授课的第一节课上,就将几个不能惹的公司给自己的学生列出来,其中MZ集团赫然就在其中。

    教授曾经说过,遇到MZ集团的案子,能不接就不接,要是不能不接也不要接。面对MZ集团的律师团,所有与MZ集团做对的律师都会在自己的人生档案上,留下失败的一笔。

    那时候教授还开玩笑说,当然,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学生有一天进入了MZ集团的律师团,为MZ集团辩护。

    开学第一天,教授就提出这样的警告,宋歌又怎么可能不对MZ集团上心?

    之后大学四年,宋歌一直关注着MZ集团。这四年里,MZ集团的律师团在帮助合作伙伴打的几场官司,都只能用精彩来形容。整个法庭几乎就是辩方律师的舞台,控方律师的说辞,到最后全都被说得漏洞百出,不攻自破。

    想到以前教授说过的话,以及自己掌握的资料,宋歌开始迟疑,不知道究竟是接,还是不接?

    电话那头的女人因为等得太久,迟疑而缓慢地询问宋歌:“喂,还在吗?”

    被电话里凄哀的声音唤回神智,宋歌立刻回答:“在的,我在。您继续说。”

    不管怎么样,先听听案子的情况,就算是MZ集团,也不能一家横行。身为律师,她没办法看着有人被欺负,却没有办法得到相应的赔偿。

    电话那头的女人慢慢地说,仔细地整理着思路:“是这样的,不久前,我突然收到我丈夫的死亡通知单……”

    听完整个案件,宋歌回复对方,需要问问经理才能够决定到底要不要接这个案子。

    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意外,只是伤心地说:“好的,那我明天下午再打过来。”

    挂掉电话,宋歌看着律师事务所的牌子,烦恼地揪了揪头发。现在是对上MZ集团,也不知道经理接不接,如果接了,打不赢官司的话,会让事务所名声受损吧?

    关键字: 总裁凶猛 宋歌 二哈

    总裁凶猛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