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免费阅读石更石青山

    时间:2022-01-14 14:13:54    作者:不否    来源:zsy

    小说简介:热门官场职场小说《干霄凌云》主人公分别是女主石更石青山,小说的原著作者是不否 ,讲述了一段婉转揪心的感情,故事简介:下峰一准会起立向张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可今天由于他心里有事,所以很安静。“张主任,我能求您件事吗?...

    全文免费阅读石更石青山

    《干霄凌云》精彩内容试读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张悦开门说道。

    之前石更每天晚上一般都是八点道八点半之间到张悦房间来给她治疗腰伤,今天张悦见时间过了九点了石更迟迟没来,就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石更进屋说道:“我和一个朋友出去吃饭了,刚回来。”

    张悦进了卧室,把衬衫掀起来露出腰部,然后趴在了床上。

    张悦身上的衬衫是白色的,很薄恨透,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黑色的胸罩。要是放在往常,面对这种犹抱琵笆半遮面的诱人景象,石更的下峰一准会起立向张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可今天由于他心里有事,所以很安静。

    “张主任,我能求您件事吗?”石更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事?”张悦问道。

    “我有个朋友打架被派出所抓起来拘留了……”石更把上一次和今晚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你是想让我帮忙把他放出来?”

    石更点了点头:“我知道让您帮这种忙有些无理,可是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而且我觉得谷勇就这么被拘留半个月实在太冤了。”

    张悦笑着说道:“我的下属喜欢助人为乐,我这个当领导的要是袖手旁观,这要是传出去,肯定得被人笑话吧?”

    “这么说您同意帮忙了?”

    “对呀。不过今晚太晚了,我明天我再打电话吧。”

    石更起身对张悦深鞠一躬道:“谢谢您张主任,我也替谷勇谢谢您。”

    “你帮了我不少忙,我帮一次也是应该的。再有,我们之间以后就不要再说谢这个字了。”

    “嗯,我听您的。”

    第二天早上到了办公室,张悦给县公安局局长曹振华打了个电话,把事情一说,曹振华表示马上让拘留所那边放人。

    张悦想了一下又说道:“中午放就可以。县委办公室有个谷勇的朋友叫石更,他挺担心谷勇的,他想亲自去拘留所接谷勇,中午你派个车把他送过去吧。”

    其实石更根本没有说过他要去接谷勇,张悦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顺水人情,她的目的是想让谷勇知道是石更帮的忙。

    由此可见张悦非常会做人。

    给曹振华打完电话,张悦到综合二科把石更叫了出来,告诉他中午公安局的人会开车带他去拘留所接谷勇。石更当然不会不明白张悦的用意,心里对她的好感就又增加了不少。

    昨晚谷勇被叫到外面,他以为只是季春生单纯的想要找他报仇,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直到到了派出所以后,他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原来是季春生等人与派出所合谋故意整他。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以为然,不就是在拘留所呆半个月吗,有吃有喝的也挺好,反正他在哪儿呆着都一样。

    中午的时候,谷勇被管教叫了出去,当他听到自己被放了的时候,他的脑子完全是蒙的。

    从拘留所出来,当他看到石更的时候,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谷勇很奇怪。

    “昨晚我也在瑞来饭馆,我看到你被叫出去了。”石更笑着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敬重你是一条汉子。走吧,一起吃个饭。”

    回到县城,由于担心去瑞来饭馆吃饭老板又不要钱,石更和谷勇就去了其他饭店。

    酒菜上齐后,石更给谷勇倒上了一杯酒:“我下午还得上班,就不陪你喝酒了,你自己喝吧。”

    谷勇也不客气,接过酒一口就干了,石更见状就又倒了一杯。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石更问道。

    “无业。”谷勇又喝了大半杯酒,然后拿起筷子就吃口吃菜。

    “没做过任何工作?”

    “十七岁当兵,干了八年武警,后来因为酒后把连长打了,被***开除了。已经回来快一年了。”谷勇说的极其轻松,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石更点了点头,难怪身手那么好,原来是武警出身。

    “有什么打算吗?”

    谷勇摇头:“没什么打算,过一天算一天吧。”

    石更觉得像谷勇这么好的身板,又有这么好的身手,要是不干点什么,就这么闲着,实在是暴殄天物。

    蓦然,谷勇低着头说道:“今天谢谢你啦。”

    石更笑了笑说道:“上次过后我就已经把你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所以今天帮你也是出于朋友情义,你也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以后有事可以到县委去找我,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绝没二话。”

    谷勇什么都没说,但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他被石更的话所感动了。

    吃完饭,石更叫过服务员把账给结了。

    谷勇感觉很不好意思,按理说石更帮了他,这顿饭钱应该由他出,可他实在是囊中羞涩,拿不出钱来。

    从饭店出来,谷勇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我欠你那三十块钱……”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没有就算了。”石更问道:“我要想找你的话,去哪儿找?”

    “青园小区三栋三单元403。”

    周五下午,综合一科科长通知李丽珍这个周末值班。

    李丽珍听了愁眉苦脸:“怎么又轮到我了,这周我还打算去春阳买换季的衣服呢,真讨厌。”

    一旁的段子润笑着说道:“珍姐,知道为什么你值班的次数比其他人要多吗?”

    李丽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段子润问道:“为什么?”

    “说明你的工作能力强啊。你想想,一般周末往县委打的电话,基本都是突发的急事要事,否则谁没事闲的大周末打电话啊。领导经常安排你在周末值班,恰恰就说明你处理大事的能力强。真的,不是吹捧你,我觉得你很快就要升了。不是生孩子啊,是升官。”

    李丽珍喜形于色,但嘴上却说:“你可拉到吧,要说生孩子还真有可能,我是打算最近要二胎呢。要说升官,我是一点戏都没有。”

    李丽珍说着话的同时,看着站在走廊里正在与别人聊天的科长。

    段子润往门外瞥了一眼,小时说道:“你的能力这么强,一个小小的科长算什么呀,要我说,你至少能干个副主任。”

    李丽珍笑着说道:“但愿吧。”

    傍晚临下班,张悦给综合二科打电话找石更,问他和段子润下班后回不回春阳?要是回的话,跟上周一样,下班后到大门外坐车。

    石更不知道段子润回不回,他挂了电话到综合一科找段子润,段子润将他拉到一边,说也正想找他呢。

    “你找我干什么?”石更问道。

    “你想不想看***?”段子润坏笑着看着石更。

    石更一愣:“***?”

    “你要是想看,今晚就别回家,从这儿住。”

    石更一周就盼着周末呢,再想让他半个月回一次家,他可是受不了了:“我不想看,我想回家。”

    “第一炮的***你也不想看?”

    第一炮?那不是……

    石更左右看了看,非常严肃地说道:“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传出去是容易惹麻烦的。”

    段子润一脸轻松:“我知道,我没跟别人说呀,我这不就跟你说呢吗。”

    “你不是开玩笑?”

    “我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吗?你就说你想不想看吧?”

    石更当然想看了,这种事情谁不想看?

    石更忽然想起一件事:“咱们俩第一次在一起吃饭时,你要跟我说一件关于黄县长的事,结果来人了,你就没说。是不是这件事?”

    段子润竖点了点头:“就是这件事。据我所知,整个县委县政府,目前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亲眼见过的只有我一个人。”

    “他和谁呀?”

    “什么都不要问,先留个悬念,明天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石更很想回春阳,可是这件事明显对他的吸引力要更大一些,所以他决定今晚先不回了,明天再回。

    周六一早,不到六点,段子润就把石更叫起来了。

    “干吗呀?”石更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得先去办公楼那边做点准备,快起来。”段子润催促道。

    周末该回家的全都回家了,不回家的基本都在睡懒觉,根本没有这么早起床的。所以石更和段子润离开宿舍到办公楼,没有一个人看到。

    来到三楼,段子润说道:“你到你们科室往我们科室打个电话。”

    石更不解:“干什么呀?”

    段子润说道:“别问那么多,让你打你就打,记住了,我这边接了以后,你那边别挂断,等着我跟你说话。”

    进了各自科室,石更往综合一科那边打了一个电话,段子润接起电话,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带有双面胶的两个小泡沫后,他把泡沫粘在了话筒的两边,然后放下话筒,话筒与挂断键之间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间距。

    段子润趴在话筒边上说道:“能听见我说话吗?”

    石更回道:“能听见。”

    段子润说道:“好啦,把听筒放下,不要挂断,出来吧。”

    石更来到综合一科,段子润指了指电话,石更仔细一看,才发现话筒下面的玄机,同时也明白了段子润这么做的目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走吧,咱们先去吃口东西,然后再回来。”段子润搂着石更的肩膀离开了科室。

    吃了口东西,两个人回到办公楼,进了综合二科。拿了两把椅子,坐在门口,等着***的主角登场。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就听到走廊远处传来了高跟鞋的鞋跟敲击地面“嗒嗒嗒”的声音。段子润冲先是冲石更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示意赶紧蹲下。

    石更从来没干过这种事,第一次多少有点紧张,心跳的很快。

    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最后在耳畔消失。

    段子润用手指了指隔壁,意思是进了综合一科了。石更想起身出去看一下是谁,段子润拉住他,叫他别着急,等第二位来了再看也不迟。

    大约过了十分钟,走廊里又传来了脚步声,这一次声音不是很大。

    段子润光张嘴不出声:“第一炮。”

    声音消失后,段子润示意石更可以去看了,他则起身朝电话走了过去。

    石更轻轻拉开门,探头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后,他起身踮着脚尖走了出去。

    综合一科与综合二科只有一墙之隔,石更从里面出来,一步就来到了综合一科的门前。

    伏虎县委县政府只有领导的单间办公室门上没有玻璃,剩下其他的办公室门上都有玻璃。石更屏住呼吸,慢慢站起身,透过玻璃往里面看,里面有一男一女。

    男的是黄风帆了,女的石更仔细看了又看,才认出是李丽珍。

    此时黄风帆和李丽珍正在说话,说的是什么石更听不见,但黄风帆的一只手在李丽珍的衣服里抓摸石更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蹑手蹑脚的回到综合二科,来到电话旁,石更把耳朵贴到话筒上,与段子润听了起来。

    “你是越来越受女人喜欢了,我听说你和政府办的一个小姑娘最近走得很近啊。”李丽珍醋味十足地说道。

    黄风帆否认道:“哪有啊,是她主动总往我的办公室跑,我根本就没看上她。她那干瘪的身材怎么给你比呀,你瞅瞅你这大奶子,一看到我就饿。”

    “哎呀,轻点。”李丽珍娇嗔道:“你马上就要当书记了,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不少人主动靠近你,巴结你。男的我就不管了,女的你可得离她们远点,然后我饶不了你。”

    “我知道了宝贝。赶紧的吧,我都等不及了,快把衣服脱了。”

    “你急什么呀,慢点,又没人跟你抢。我跟你说,我的职位也该动动了,我都当了多少年科员了,你要是当了县委书记,我也怎么也得干个办公室副主任吧?”

    “我知道了,我可能亏待你吗。快点给我含一会儿,快点。”

    “哎呀,知道啦。”李丽珍白了黄风帆一眼然后蹲了下去,黄风帆按住李丽珍的脑袋舒服的***起来:“嘶~真舒服!”

    忽然黄风帆的身体抖动了起来,李丽珍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几分钟之后李丽珍站了起来,她面容娇羞的对黄风帆娇嗔道:“哎呀,你真讨厌,那么多。”

    黄风帆嘿嘿的笑了几下,他抱起李丽珍把她抵到墙上,撩起李丽珍的裙子直接挺枪上阵。

    “嗯……你轻点,弄疼我啦。”李丽珍捶打着黄风帆的胸膛,黄风帆没有理会李丽珍他反而更加大力了。

    “唔……哎呀,好,好酸啊,嗯,嗯,你轻点,轻一点,唔……”

    关键字: 干霄凌云 不否 石更石青山

    干霄凌云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