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魂兮归来漫蒹葭楚卿媱寅耀云矽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2022-01-14 13:48:04    作者:山谷俗人    来源:zsy

    小说简介:为大家推荐一本古代爆文《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是作者山谷俗人 所撰写完成,讲述了楚卿媱寅耀云矽痛心断肠的爱情纠葛,章节片段试读:比起她泼妇似的哭闹,仓若钰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加能得到男人的珍惜,况且,她的背后,有北厥国的...

    魂兮归来漫蒹葭楚卿媱寅耀云矽全文免费试读

    《魂兮归来漫蒹葭》精彩内容试读

    最初时,寅耀很纵容她,无论她对仓若钰做出多过分的事情,他从来不闻不问,直到仓若钰意外流产,直到,那根白玉牡丹发簪插进了仓若钰的胸口,他才发了狠,发了疯,不分青红皂白,甚至不问任何原由,把她关进了六池宫。

    她大哭大闹:    “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摔的,那个玉簪也是她自己插进胸口的。她是个狠毒的女人。”    可没有用,寅耀那一刻看她的眼神没有任何温情,只是冰凉看着她,无论她如何哭闹,都没有丝毫的松动。

    比起她泼妇似的哭闹,仓若钰楚楚可怜的样子更加能得到男人的珍惜,况且,她的背后,有北厥国的王子要替她讨回公道。

    没人管卿媱死活,在六池宫,孤灯相伴,最后流掉了她与寅耀的骨肉,她跳崖身亡。    那时的日子现在想来还是不寒而栗的,更何况现在,她比以前冷静自持,也更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不再以男人为中心,不愿依附于任何人而活。

    她要活出她自己。    甄府她也是不能久待的,不能连累家里。就让寅耀继续以为她已死,而家人继续以为她在六池宫便好。

    之后的两天,她粘着爹娘哥哥聊天,聊从前的种种事情,但都闭口不再替寅耀的事情。    她忽然想起一个人,问道:    “爹,你这几年征战玄国,可有见过玄国太子也烈?”

    卿媱想的是,若是她真的无处可去,或许可以去投奔也烈。如同以往的每次一次,只要她有危险,便会出现的也烈。    也烈,也烈,似乎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呼之欲出,但是忘记了,想不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竟然把也烈与无玄大师的脸重叠而来。

    玄国自来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国家,精通医术,毒术,巫术,而他们的国人对自己的君主都是推崇至极,能生能死。

    甄将军听完卿媱的问话,想了想之后才开口说    “前两年去玄国时,远远的见过几次。初时,只以为他不过是个谦谦书生,根本未把他放眼里。然而几场战打下来,着实把我们震摄了。他的队伍纪律严明,士气极高,无论士卒小兵,还是将领,无不听他的号令。若不是我们通朝人多,以我的才干,是要输给他的。几次交锋下来,我对他这个人是十足的敬佩。将来玄国若是能有他带领,对我们天朝将是更大的威胁!”

    甄将军毫不避讳夸奖敌手,心胸坦荡。而卿媱听着也高兴。无论她与也烈是如何的身份,但内心里,却把他当成至交。    “只可惜也烈对权力地位并无兴趣。他向往自由,云游四海!”

    甄将军沉默的看了卿媱一眼,接着说:    “媱儿,我知你与也烈有着深交。你小时候随我征战到玄国,被俘虏当了人质,因此认识了他,又受他的保护没遭一点罪,爹也深为感激他,然而,我们两国向来是敌对的,特别是你在宫里,要时刻小心才是啊。”

    “我知道的!”    当年,还在宫中,卿媱对此一直守口如瓶,寅耀并不知道她与也烈的交情。后来进了六池宫,也烈倒是在夜深人静时,避过重重宫苑来瞧过她几次。那时,窗外下着大雪,她在屋内点着暖炉,温着米酒,与他把酒言欢,很是快活。

    如今想来,心里都是脉脉温情。那时的卿媱,那时的也烈,那么好。    但是,现在经她爹的提醒,玄国她也是去不了了,否则定然会背上卖国的罪名,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啊!    想不到,从现代回到这一世,竟然已无归处。

    为了宽家人的心,只好撒个谎说    “我明日就回宫里去,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    “你回去,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    “千万别!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肆意快活比以前任何时候更甚。只是我们见面时机少些,那也无妨。我知你们过的好就知足了!”

    卿媱连声制止爹跟哥哥要救她的想法,否则他们一去寅耀那求情,就露馅了。    娘闻言,眼泪凄然流落    “媱儿,苦了你了!”    只是这一句话,卿媱好不容易控制好的眼泪差点绝提。当年他们就曾劝过她,六宫后院,是非最多,怕她这样的性情早晚要出事,而她当年占着寅耀对她那一点点的爱,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情世故,自信满满的进了红墙深院,却终究还是落了如此下场。

    哥哥喝了一杯酒,满面愁容    “若当年是太子继位,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以德服众...”    甄将军严厉制止了他    “莫要胡说八道,!”    卿媱心下了然,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看来寅耀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

    卿媱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卿媱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她在这一世,养尊处优惯了,从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甄府,有寅耀做后盾,不愁吃穿,所以没有任何养活自己的能力。好在在现代学的一些修复文物的技术或许还稍稍派上用场。她当务之急便是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人墙外顿时乱成一团,所有人往左右两边站,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面被这阵仗吓的安静下来,秩序井然站在人墙外,说话声音也压得低低的。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卿媱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得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谁说不是呢!只是一直没有动静!”

    寅耀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卿媱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耀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耀。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    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卿媱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眼眸亦是乌黑漆亮,光洁的额头上,一滴如泪的血红玉石,轻轻垂挂着,跟那头上的绚丽配饰遥相呼应,把这妖娆与柔美展示的恰到好处。

    如此的女子,谁不怜谁不爱?大家看的如痴如醉,双目圆瞪。卿媱也不例外,在现代,哪曾见过这样天仙似的美女?所以也望着出神。    又一辆马车经过,不期然,一双沉沉的,如鹰如冰的眼眸与卿媱的双眸撞上。那双眼在见到云矽时,蓦地,冰凉的眼神像把尖刀看向了她,仿佛是看到怪物般不可思议。

    而卿媱同样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电光火石间,犹如一个大锤重重的敲在她心里最深,最脆弱的地方,是寅耀?他看到她了?

    她已没有多余的思维容自己想问题,拔腿就往后跑。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通朝帝王的他会陪着妃子去寺庙,而那么的巧,人潮中,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只听见后面有个急切而慌乱的声音,尖锐的喊道:    “停!”    然后是马车的马被忽然猛烈拉住缰绳而仰天长啸的嘶吼,陪护的官员立即下马车,惶恐的问    “皇上,出什么事了?”

    紧接着所有的官兵噗通的齐齐跪地,而平民百姓也全部跪地,齐声喊道    “皇上万岁,万万岁!”    卿媱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来,心还在剧烈的跳动。还好,他已经看不见她了。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远处街面。隔着遥遥的距离,她看着他站在马车上,华袍加身,气宇轩昂的样子,他的拳握的紧紧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紧,只是刚才还锐直的眼此刻正茫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一排排,一行行的望了过去,他的气场太冷凝,偌大的街面上,鸦雀无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过了许久,他眼底的光逐渐的褪去,茫然然,雾蒙蒙的,看不清。

    他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笑容苦涩,转身回到马车内,虽然万重的人围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却在繁华之中凸显的如此寂寥。    侍卫连忙战战兢兢的把帘子拉上,官兵也回神,开始驱赶路人。

    大队的人马都离开,人群也散尽,卿媱噗通噗通跳的剧烈的心才渐渐平稳下来。还仿佛在做梦似的,她竟然看到了寅耀。这颗被他伤的千疮百孔的心隔了这么多年,看到他的那一刻,还是刺痛的厉害。这个人在她心里是顽劣的存在,爱也好,恨也罢,根深蒂固,连她自己都撼动不了。

    但是,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卿媱了,再活一次之后,她懂得权,钱,情,并没有明确清晰的分界线,你想得到的,你能付出的,你能承受的,都与这三样息息相关。她不会再那么傻,为了情牺牲一切。

    关键字: 魂兮归来漫蒹葭 山谷俗人 楚卿媱寅耀云矽

    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