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娜免费小说阅读网-免费小说大全-手机阅读免费追书神器

上门豪婿小说最新章节-上门豪婿在线阅读

来源:WXB|小说:上门豪婿|时间:2019-10-15 14:34:39|作者:万家灯

上门豪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上门豪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上门豪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燕京市中心,戈薇尔餐厅。舒缓优雅的音乐娓娓流淌,卫清怡坐在大厅边缘卡座间,偶尔看看雪白手腕上的精致手表,好看的眉毛不经意的轻轻皱起。这个王锐也太不像话了,这么久还没来,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婚姻合同必须添上一条,以后

上门豪婿

上门豪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上门豪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上门豪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七章 眼光不怎么样

燕京市中心,戈薇尔餐厅。

舒缓优雅的音乐娓娓流淌,卫清怡坐在大厅边缘卡座间,偶尔看看雪白手腕上的精致手表,好看的眉毛不经意的轻轻皱起。

这个王锐也太不像话了,这么久还没来,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婚姻合同必须添上一条,以后只能他等她,不能让她等!

清怡,是你吗?一道欣喜女孩儿声音打断了卫清怡的思绪:哇,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这女孩儿身穿高档连衣裙,鹅蛋脸,画着淡妆,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挎着一个LV单肩包,手臂挽着一个风度翩翩的长发青年,一看到卫清怡就惊喜的叫了出来:你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卫清怡高中时期的闺蜜,安妮!

安妮,你也来这里吃饭?餐厅偶遇,卫清怡也很开心,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安妮挽着的青年:这位是?

长发青年的目光在卫清怡脸上扫过,闪过一抹惊艳之色,心头忍不住一荡,而后很有风度的弯腰,同时伸出手去,气质温文尔雅:你好,卫小姐,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听安妮提起过你。我是安妮的男朋友,英文名字叫乔治,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李大桥。

李先生,你好。卫清怡伸手,准备和李大桥握手,然而李大桥居然使用了欧式吻手礼,捏住卫清怡的纤细手指,噘着嘴,向她白皙细腻的手背吻去。

卫清怡眉头微微一皱,准备开口拒绝。

这个李大桥,声音带着一点儿欧洲腔,估计在国外留过学,吻手礼也不算多么意外,在国内并不合适。

然而

清怡!一道响亮的男子声音传来,及时打断了李大桥的动作。

王锐脚步飞快,从餐厅外面走了过来,一把扯回了卫清怡的玉手,把自己的粗糙大手伸到李大桥面前:呵呵,你想亲是不是?来,亲我的。

李大桥一愣,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保持着绅士风度,隐隐有所猜测,试探着问道:卫小姐,他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没等卫清怡开口,王锐已经笑眯眯道:不是男朋友,是老公。

卫清怡在旁边一阵恼火。

我允许你说话了吗,这是我的闺蜜,我还没打算把结婚的事儿告诉她呢!

天啊!安妮满脸不可置信,夸张的叫了起来:清怡,你居然已经结婚了,这么大的消息怎么不告诉我?什么时候结的,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卫清怡不承认也不行了,勉强笑了一下:没有办婚礼,只是领了证,他叫王锐

领证就是结婚啊。安妮一脸兴奋,为闺蜜感到开心,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王锐,可是,慢慢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

卫清怡找的这个老公,显然是个吊丝啊!

身上穿的休闲西装,看起来也就一般般,皮肤一看就挺粗糙,肯定不是什么有钱人。清怡的眼光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差了,怎么嫁给了这种人?

大家别站着啊。王锐对安妮的目光完全无视,脸上洋溢着热情的微笑:来,都坐,大家坐下聊。

这家伙真把自己当成我老公了!

卫清怡狠狠剜了王锐一眼,又不好说什么,四人一起入座。

请问王先生在哪里高就?李大桥被王锐打断了吻手礼,心里本来就有些不痛快,这才刚坐下,立刻就开口了,脸上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自我介绍一下,我在欧洲学的时装设计,今年刚刚回国,准备从底层干起,一步一步接手我爸的服装公司,有没有听说过李氏商贸,那就是我家开的。

一边说,一边还不时的往卫清怡脸上打量,希望得到卫清怡的赞赏。

可惜,从卫清怡的眼睛里,他什么都没看到,不由得一阵恼怒。

乔治设计的衣服可漂亮了。安妮很配合的起身,双手拉着裙摆转了一圈儿,满脸得意:清怡,你看看,这就是乔治为我设计的连衣裙,价格不菲,要十几万呢!

卫清怡微笑点头:挺好看。

好看吗?

王锐暗暗摇头,脸上似笑非笑,没说什么。

论身材,安妮是属于比较丰满的那种,卫清怡更加苗条一些;论相貌,卫清怡更是甩了安妮十条街,根本不是一个层面,而且这裙子也太差劲了,以王锐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这根本不是手工制作的衣服,而是工厂流水线出来的批量产品,也就布料稍微好点儿,几万块钱顶天了!

怎么,王先生也懂服装?李大桥看着王锐脸上的神情,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王先生,你身上穿的休闲西装,应该是迪卡希大师设计的概念款,像这种高仿的山寨货,估计要500块左右吧?

山寨货?

王锐想说些什么,却被卫清怡打断了,语气有些淡:王锐,不说这些了,你不是饿了吗,先点餐。

好。王锐心里乐开了花,还记得我肚子饿,我老婆真好!

这下,李大桥直接气的牙痒痒。

卫清怡这么出色的女人,怎么会嫁给这种土包子,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请问王先生在哪里高就啊?李大桥一脸嘲讽:穿500一套的衣服,王先生的家境不怎么样吧,你是卫小姐的丈夫,也算是安妮的朋友,如果想找份好点的工作,可以去我家公司应聘,报我李大桥的名字,多了不敢说,月薪两万还是没问题的。

安妮在旁边看看李大桥,再瞅瞅卫清怡脸上渐渐蒙上的寒霜,心里不由得一阵暗爽。

卫清怡比她漂亮,她自己心里很清楚,越是闺蜜越容易攀比,偏偏她什么都比不上卫清怡。这下可好了,卫清怡找了个土包子老公,而她的男朋友却是李氏商贸的接班人,在这一点上,她比卫清怡强了一百倍!

就是就是。安妮越想越开心,在旁边煽风点火:清怡,你不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但是可以给王锐安排个职位啊,穿这样的衣服出来,多寒酸。作为你的好闺蜜,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卫清怡心情更差了,偏偏王锐实在没有什么拿出手的地方,想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说,他和我是合同夫妻,花钱雇来演戏的吧?

卫小姐。李大桥一直盯着王锐,见他居然没有生气,脸上竟然还挂着笑容,更确定王锐是个软柿子,腰杆都挺的更直了,用眼角余光瞥着王锐,看来,卫小姐的眼光不怎么样啊,找的老公实在太差劲了,王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说你垃圾。在我们李氏商贸,处理垃圾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也要一万多呢。

王锐呵呵一笑,刚要说话,结果安妮又开口了:清怡,不是我说你,你结婚我本来该祝福,可你自己看看,这都是找了个什么人啊?

她本来还对王锐有些好奇,现在连看都不看了,转而劝起了卫清怡,照我说啊,你赶紧和这个王锐离婚,郑少不是一直追你吗,嫁给郑少多好,虽然郑少有点花心,对你还是挺不错的,上次他还请我吃饭,让我劝劝你

郑东阳给了你多少好处?你以前劝的还少吗?卫清怡眉头一蹙,脸色冷了下来:我说过,爱情和婚姻都是神圣的,建立在真挚的情感之上,和财富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要继续这个话题,那么不好意思,我和王锐还要吃饭,请你们离开。

安妮愣了一下,脸色紧接着变了,冷笑道:卫清怡,我这是为你好,你不识好人心,居然还赶我走?!整个燕京市谁不知道,你家的生意都是依靠郑家,现在和这么个土包子结婚,我倒要看看你家的生意怎么办!

安妮,不要生气。李大桥有意无意的瞥了卫清怡一眼,目光隐隐火热,语气都不一样了:郑氏集团不和卫家合作,还有我们李氏商贸,你和卫小姐关系这么好,大家单独找个机会坐一坐,也不是不可以谈嘛。

王锐瞬间明白了李大桥的意思。

这个王八蛋,比郑少还要不堪,泡上了安妮,居然还想打清怡的主意!

杨安妮。卫清怡也不傻,脸色都青了:看在闺蜜的份上,我也劝你一句,这个姓李的不是个好东西,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吃了亏别怪我没提醒你!

杨安妮拿起了桌子上的LV包,狠狠瞪了卫清怡一眼,顺带着剜了一眼王锐:本来好好的心情,全被你们弄坏了!大桥,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卫清怡,以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我居然把你当成最好的闺蜜,以前真是瞎了眼!

李大桥也跟着站了起来,又拿出一张烫金名片放在卫清怡身前,显然不怀好意:卫小姐,合作的事情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等你电话。

说完满脸鄙视的看了一眼王锐,而后和杨安妮往餐厅外面走去。

第八章 会不会做选择题?

卫清怡坐在餐厅座椅上,气的直发抖,看到旁边的一脸傻笑的王锐,更生气了。

你还笑。卫清怡气的饭都不想吃了:我和安妮本来是很好的闺蜜,都怪那个李大桥,还有你!你有点出息不行吗,刚才被他们那么嘲讽,也不知道反驳!

王锐挠了挠头,不怕死的问了一句:卫总监,你真的很生气?

当然生气。卫清怡气的想打人:麻烦你用脑子想一想,他们刚才说的那些话,我怎么可能不生气?你好歹是我老公,我都气成这样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安妮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王锐感动极了。

听听,虽然是合同夫妻,但内心深处,我老婆还是把我当老公的,真是个好老婆!

你忘了吗,我最会讲道理了。卫总监,你在这里等等啊,我去和他们讲道理。王锐嘿嘿一笑:你放心,他们一会儿就回来道歉,我保证。

说完也不管卫清怡同不同意,立刻从座椅上站起来,拔脚追了出去。

卫清怡本来也没报什么希望,看了看王锐的背影,摇头叹了口气,而后抬手招呼:服务员,点餐。

————————

餐厅门口。

李大桥和杨安妮刚刚走出来。

他的车是一辆黑色奥迪A8,放在地下停车场,不需要自己过去开,等着门童把车送过来。

真是气死我了。杨安妮挎着李大桥的胳膊,咬牙切齿:卫清怡那个贱人,以前处处压我一头,现在找了个废物老公,还以为她是天之骄女呢!大桥,你最爱我了对不对?你不要和卫家合作,让他们家里的生意彻底垮掉!

李大桥满脑子都是卫清怡的俏脸,心里酥痒难耐,满不在乎的答应一声,脑子里早就想好了。只要想办法把卫清怡骗上床,合作什么的,根本不考虑。甚至有机会和这对闺蜜一起玩儿,那滋味简直了,啧啧!

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缓缓走到两人身前,脸上挂着淡淡笑容:杨安妮,李大桥,好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正是王锐。

你脑子有病吗?杨安妮根本都不正眼看他:巧什么巧,废物玩意儿,好狗别挡道,别挡着我们等车。

李大桥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善:王锐,你要干什么?是不是卫小姐想通了,要和我们李氏商贸合作?

不不不。王锐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请两位做一道选择题,做对了没有奖励,做错了嘛,呵呵,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杨安妮差点儿没笑出声:选择题,我们为什么要做?王锐,别以为娶了卫清怡就有资格这么跟我们说话,告诉你,在大桥面前,你背后的卫家什么都算不上,少在这儿阴阳怪气,惹恼了大桥,分分钟让你跪地求饶!

跪地求饶,这主意不错。王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然后说道:既然这样,咱们也不必浪费时间,选择题也不用做了,直接宣布结果吧。你们的分数是——不及格。

说完之后,王锐打个响指:30秒计时开始,30秒之后,我等着你们跪下。

撒逼!杨安妮直接开骂:原来以为你是废物,现在看来,你就是个神经病。大桥,我们不要理他,换个地方等,门童一会儿就把车开来了。

李大桥无比嫌弃的看了王锐一眼,越来越觉得这是个纯屌丝,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YY小说看多了,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时间仿佛过的特别慢。

1秒,5秒,10秒

这么短的时间里,燕京市发生了几件大事。

炎夏国龙头企业,罗氏财团突然发布消息,旗下所有服装企业,以超低价格抢占李氏商贸的所有商户;仅仅这一个动作,直接断绝了李氏商贸的活路,损失无法估量。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李氏商贸成立以来的所有经济活动受到紧急调查,理由是偷税漏税和不正当竞争,雷厉风行的冻结了李氏商贸的所有资金,工厂断水断电,禁制出国!

还有更狠的。

罗氏财团向李氏商贸的所有员工发出了高薪聘请书,比李氏商贸的待遇足足高出三倍,釜底抽薪,把李氏商贸彻底逼上绝路,根本无法反抗。

时间还剩5秒。王锐看了看手机屏幕:哦,已经30秒了。

你装什么装,30秒又怎么样,我给你三年。李大桥气笑了:我见过吊丝,没见过你这么吊的,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

口袋里,手机铃声响起,来电话了。

你等等,一会儿再跟你说。李大桥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接电话。

电话里,一个中年男人疯狂咆哮,嗓子都哑了,声音凄厉无比:畜生,你这个畜生啊,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旁边是不是有一位王少爷,他就是罗氏的太子爷!赶紧跪下求饶,马上给我跪下!咱家完了,咱家全完了,完了啊!现在立刻跪下,这是最后的机会,给我跪下!

王,王锐,王少爷?

李大桥脑子一懵,下意识的看了看王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下子凉透了。

跪下!!李大桥的父亲发了疯一样的嚎叫:求饶,快点给我求饶,向王少爷道歉,求求他放过咱们王家,不然我亲手杀了你,和你同归于尽!我说到做到!

爸李大桥心里仍然有些奢望,还想说点儿什么。

李大桥的父亲歇斯底里的怒嚎:我杀了你,给我跪下!!

呼通!

李大桥两腿一软,一下子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像个无助的孩子,眼泪唰的流下来了,一脸乞求的看着王锐:王,王,王少

王锐还没说话呢,杨安妮一脸懵逼,伸手去拉李大桥的胳膊,无比慌乱:大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跪下了?

我,我李大桥身体打着颤,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王锐像是看着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浑身瑟瑟发抖。

电话里,李大桥的父亲又发疯了:不对,不对,不只是你,你身边是不是有个小婊砸,名字叫杨安妮?让她也跪下,都给我跪下,跪下!

李大桥哪敢犹豫,不由分说,一把拽住杨安妮,爆发了所有力气,把杨安妮死死按倒在地。

按着她的脑袋,一起给王锐磕头,哭的呼天抢地:王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王少放过我家

王锐仰头看了看天空,一声叹息。

哎,明明有机会做选择题,为什么就是不做呢?给了机会却不要,怎么就这么愚蠢,现在的人啊,都不喜欢好好说话,真是高手寂寞,想低调都难啊!

别跪着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起来吧。王锐转身往餐厅里面走去,淡淡扔下一句话:去跟清怡道歉,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否则你知道后果。

杨安妮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李大桥的手底下挣扎哭喊。

李大桥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往她脸上狠狠抽了两个耳光,压低声音咆哮。

王锐一根手指就能弄死我们,明白了吗?赶紧去向卫小姐道歉,不然咱们都得死,谁都活不了!

杨安妮一个寒颤,脸色瞬间没了血色,这下才反应过来,连哭带嚎的往餐厅里跑去。

你他么脑子有病吗?李大桥一个箭步,又把杨安妮拽住了:糙你玛,赶紧把眼泪擦了,没听王锐说吗,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你这个卵样,卫清怡一眼就能看出有问题!

杨安妮泣不成声,手忙脚乱的擦眼泪,擦鼻涕,飞快调节情绪,这才跟在李大桥身后,往餐厅里慢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