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菱歌周誉~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10-15 18:27:37    作者:二恰    来源:WLIT

    小说简介:知名作家二恰 的又一巅峰水准之作,《皇叔每晚梦我》小说悲伤来袭,沈菱歌周誉之间的爱情故事凄美动人。小说精彩段落赏析: 若不是沈菱歌低垂着脑袋,这会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就该被人发现了。为奴为婢确实是她信口胡说的,但也是...

    沈菱歌周誉~全文免费阅读

    《皇叔每晚梦我》精彩章节阅读:

    若不是沈菱歌低垂着脑袋,这会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就该被人发现了。

    为奴为婢确实是她信口胡说的,但也是权衡利弊下最能保全自己的方法,不仅表哥不敢得罪周誉,这一路上都没人敢惹这位煞神。

    且这一路她也对周誉有所了解,此人桀骜不驯,他既说不喜强迫人就一定不会。她说愿意侍奉左右,也是真心,但只仅限于主仆。就算以后传出去,也只会说是她知恩图报,反而保全了名节。

    只要进了京,她与周誉便可两不相欠。

    她偷偷抬了一眼,便见季修远瞪圆着眼,满脸写着不甘,可又碍于周誉的权势,不得不生生憋着。最后僵持半刻只得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告退了。

    他走前还不死心最后喊了沈菱歌一声,“表妹,你真的不跟我回去?舅父若是知道你如此行事,该有多伤心啊。”

    沈菱歌在心里冷哼了声,他这是在垂死挣扎,竟然还扯她父亲来威胁,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她心中这般想着,面上却是羞涩地拧着衣摆,飞快地抬头看一眼周誉,抿着唇带了几分窃喜的语气道:“爹爹从小就教我要知恩图报,若是知道我为了报恩,定会准许我留下的。”

    季修远看她一副装傻充愣冥顽不灵的样,愤愤地甩了甩衣袖,丢下一句‘你早晚会后悔的’,转身大步离开。

    他是不会就此放手的,他倒要看看,她能跟着齐王到几时。

    后悔?她后悔的是没能早些看清这狗男人的真面目,这次她必要找出与他合谋的真凶,让他们身败名裂付出代价。

    此刻见他灰溜溜离去的背影,只觉得通体舒爽,比当初将他直接刺死还要来的痛快。

    季修远与他的随从离开后,周围瞬间静了许多,一切又回到了刚下马车时。

    周誉的决定一下,随行之人皆是露出了讶异的神色,庄嬷嬷见没了外人,上前低声劝道。

    “爷若是想要寻个伺候的婢子,等回京后什么样的没有?沈姑娘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又怎么会伺候人呢?”

    沈菱歌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手指心虚地搅动着,若是她没做过的事,自然能理直气壮的与人对峙。但她方才确实胆大包天,这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也只能受着。

    她双眼微酸,盯着脚尖稳了稳心神后道:“嬷嬷说的是,我之前确是没伺候过人,也没干过粗活重活,但嬷嬷放心,我可以学,我学东西很快的。”

    “王爷叫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便是当牛做马,我也会报答王爷的恩情。”

    沈菱歌还在满脑子的想词,该如何向周誉表忠心,就被他不耐地打断:“闭嘴,过来。”

    她立即抬起头来,扭头去看,庄嬷嬷不知何时已经回了马车上,肖将军牵来了一匹通体乌黑的骏马,周誉正站在马前。

    虽然她对马儿没什么了解,但眼前这匹毛发乌黑顺滑,唯有四蹄如火焰般赤红的骏马,一看便是万里挑一的烈驹。

    她有些拿不准周誉是什么意思,只能乖乖地走过去,恭敬且疑惑地喊了声:“王爷?”

    “上马。”

    沈菱歌诧异的啊了一声,她跟着外祖长大,家中唯一擅骑射的便是小舅舅,可小舅舅也从来没带她骑过马啊,看着眼前比她人还要高大的黑色骏马,她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

    “王爷是说我?”

    话音落下,就听周誉不轻不重的哼笑了声,略带促狭地看着她,“难道这还有别人?”

    这周围的人可多着呢,但谁让您是王爷您说了算。沈菱歌呵呵的干笑了两声,“可,可我不会骑马啊。”

    周誉那双犀利的眼在她身上扫了扫,轻描淡写地道:“王爷叫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便是当牛做马,我也会报答王爷的恩情。”

    沈菱歌起初还没反应过来,等听他不带感情的完整把话重复一遍,才惊觉这是自己方才表忠心的话。

    “看来沈姑娘的报恩,也不过尔尔。”

    周誉说完又瞥了她一眼,那眼神令她下意识的一哆嗦,立即把头点得飞快,“虽然是不会骑,但我可以学,我学得可快了。”

    她强忍着害怕,朝着那匹烈驹靠近,她本就身材娇小,站在那高头大马面前,更显得羸弱。只见她伸手去够那缰绳,眼看就要碰到的瞬间,马儿突得从鼻息间喷出些热气,发出了一声巨响。

    这也让沈菱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瓦解,双手僵在半空动也不敢动,香肩轻颤,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害怕,她也还是牢牢记着周誉的命令,咬紧下唇不敢发出一句退缩的话来。

    可那马儿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事物,觉得很有趣,转过脑袋用那双铜铃大的眼盯着沈菱歌,嘶了两声,竟然还把脑袋往她身上靠过去。

    身后的肖伯言见此,好心地解释了两句:“沈姑娘别怕,它这是想和你亲近亲近,它不伤人的。”

    沈菱歌以前哪见过这等阵仗,浑身僵硬脚趾扣紧,肖伯言的话她什么也没听进去,甚至连呼吸都忘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点靠近。

    呜呜呜,救命!

    她后悔了,不用等早晚,她现在就后悔了。

    她宁可去和季修远同归于尽,也不想受这等恐惧的折磨。

    沈菱歌紧闭着眼,等待了好一会,可想象中的疼痛却一直没有传来,而等来的是个略微扎人的脑袋,在她手背上蹭了蹭。

    马儿的气息吹打在她的皮肤上,有些湿热,这种感觉竟有些像她前世养过的一只狮子犬。

    她在别院养病,等闲不能外出,有次下人从后门出去时,在门边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小狗。

    小狗看着不过一两个月大,浑身脏兮兮的看不出毛发的颜色,眼睛像杏核,后腿上还有血痕。

    发现狗的下人怕小狗伤着沈菱歌,便打算将它丢远些,是她动了恻隐之心,将小狗留了下来。

    给它冲洗梳毛包扎伤口,才露出了本来的模样,竟是只幼年期的棕色松狮犬。起初院中没人认得,还是个年长有见识的婆婆看过,才叫出它的名来。

    松狮犬品种名贵寻常人家见不着,沈菱歌知道这小狗不普通,怕丢狗的人家担心,特意让人四下去打听,有没有谁家丢了小狗的。

    可她派人打听了多日,也没听说附近有人丢狗的,她这才收养了这只小松狮犬。

    松狮犬又名獢獢,通凶悍骁勇之意,沈菱歌不知道它原来的主人是谁,也不知它以前有什么名字,便先喊它獢獢。

    没想到这一养便是一年多,獢獢也从藤球一般的小不点,变成了没人敢忽视的大家伙,一身漂亮的棕色长毛,在阳光下看着就像只威风凛凛的狮子。

    獢獢看着凶猛,实则是个温顺的小黏人精,最喜欢的便是拿它的大脑袋蹭她,就和此刻这只黑马一样。

    难道,它也是在撒娇?

    沈菱歌想到这个可能略微迟疑了下,而马儿见她不反抗,愈发的胆大,脑袋不停地往她这拱,险些要将她顶倒在地。

    好在这时,周誉的声音响起,“黑煞。”

    听到熟悉的声音,黑煞就算再不舍,也还是乖乖地将脑袋扭了回去,唯有前蹄还在不停地原地踏着,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委屈的意味。

    沈菱歌是从感觉到它没有恶意起,才偷偷的从指缝间睁开了眼,见此长出了口气。

    便想给周誉道声谢,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给她解了围,可侧头去看,就见他嘴角噙着笑,一副看到了什么有趣东西的模样。

    顿时什么感激什么谢意全都没了,有股被人轻蔑的羞愤直冲头顶。

    尤其是这时,跟在周誉身旁的肖将军还恰好开口:“沈姑娘若是真的不会也无妨,我可以带你入城。”

    若是在这之前,或许她真就点头答应了,可这会她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不就是骑马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朝着肖将军福了福身,婉拒了他的好意。

    努力的把眼前这烈驹当做是自家的獢獢,手指缩回又伸出,最后还是坚定的落在了它的脑袋上,又轻又缓地顺了顺它乌黑的毛发。

    她的心跳得很快,生怕这祖宗突然狂躁起来,那它这有力的蹄子,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她给踏扁。

    好在她从头顶抚摸到脖子几个来回后,它不停踏步的动作缓了下来,乖乖地停在原地,任由她抚摸,看上去温顺极了。

    她做事一向全神贯注,更何况眼前有个不知何时会暴脾气的祖宗,她目不斜视的看着黑煞,自然没看见身后肖将军诧异的神情。

    黑煞是王爷的爱马,跟随王爷战场出生入死,平日孤傲难驯,虽然听话但不喜欢亲近人,可今日不仅主动向沈菱歌示好,还对她的安抚格外受用。

    他的目光在沈菱歌和黑煞身上转了转,最后挠了挠头心想,看来这马果真是随主人。

    而那边沈菱歌讨好完了黑煞,觉得差不多了,终于鼓足勇气伸手去抓缰绳。

    方才这会,她在脑子里已经模拟了无数遍该如何上马,此刻抓住了缰绳便一鼓作气,抬脚去踩马镫。

    等克服了恐惧,她才发现,靠近马儿也没她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

    但黑煞本就比普通的马儿要高,它又比旁的马儿要高傲,从被驯服起,除了周誉外鲜少让别人上身,和沈菱歌亲近是一回事,让她骑又是另一回事。感觉到沈菱歌的动作,它立即不配合起来。

    刚刚踩稳马镫抓着缰绳,准备继续往上翻的沈菱歌,瞬间感觉到了它的不安。

    可她这会已进退两难,再被它这么一晃,连带着马镫也没踩稳,整个人迅速的往下滑去。

    意外发生得太快,沈菱歌几乎控制不住要尖叫出声,人却坠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她所有的惊慌在看到那个人的脸时,瞬间都吞了回去。

    他凌厉的眉峰微蹙,动作利落地托着她的屁股,将她往上一举,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稳稳地坐在了马上。

    她惊魂未定的抓紧了缰绳,不等她开口,只觉身后一沉,而后是双坚实的手臂将她彻底的圈在了怀中。

    很快马儿便飞奔起来,她在呼啸的风声中,好似听见一个带笑的声音道:“不会骑马,连撒娇都不会?”


    小说《皇叔每晚梦我》全本已有,想知道 沈菱歌周誉 的大结局快来继续阅读哦。

    关键字: 皇叔每晚梦我 沈菱歌周誉 二恰

    皇叔每晚梦我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