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娜免费小说阅读网-免费小说大全-手机阅读免费追书神器

  • 首页 > 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

主角云初夏君墨小说《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by路迟迟在线阅读

来源:ZW|小说: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时间:2019-10-05 20:43:00|作者:路迟迟

《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小说在线阅读,云初夏君墨是书中的主角,《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是由作者路迟迟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主要讲述:3、被吃的死死的疼。身子像是被人硬生生撕裂一样。云初夏再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阳光摄入屋内,刺痛了她的眼睛。门外有人走进来,她猛地起身,瞥见那一袭墨袍的男子,气势凌人,沉着一张脸看着她。醒了?昨夜的记忆在脑

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

《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小说在线阅读,云初夏君墨是书中的主角,《惊世医妃:暴君捧上天》是由作者路迟迟倾情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

3、被吃的死死的

疼。

身子像是被人硬生生撕裂一样。

云初夏再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阳光摄入屋内,刺痛了她的眼睛。

门外有人走进来,她猛地起身,瞥见那一袭墨袍的男子,气势凌人,沉着一张脸看着她。

醒了?

昨夜的记忆在脑海中闪过,他到底想做什么?

君墨手一挥,底下有人抬了一具尸体进来,云初夏探出脖子看了一眼,是昨儿那个猥琐GG的尸体。

他,这是在威胁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个深居简出,被养在尚书府内的小姐,怎么会有这般骇人的手劲,林无极被你一招毙命,本座倒是好奇的很。君墨抿唇,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

云初夏僵直在原地,她不喜欢男人这种眼神,在算计着什么。

像是要将她看透一样。

你若想将我送官,直接一些,我云家本也是满门罪臣,不在乎牢狱之灾。

不,本座不杀你,相反还可以帮你一把,救出云家满门。

男人眼眸之中的笑意越发深了,直视着云初夏那张脸。

她下意识地咬着唇瓣,她与这男人非亲非故,他又怎么会这么好心,再说了她也不是真的云家嫡女,救不救云家倒是其次。

云初夏只是不想露出破绽给这个男人,她沉声:说出你的条件。

爽快。

君墨擦了擦手,放下手里的杯盏,示意身侧的侍从上前。

不多时,慕枫便带了一套太监穿得衣裳过来,递给了云初夏:姑娘,请。

你要我假扮小太监?

这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简直看不懂。

林无极是御前一把手,如今离奇死在家中,圣上本就心中疑惑,而你,是罪魁祸首自然逃不掉,本座要你假扮宫人,随我进宫取一件东西。他抿唇,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

云初夏知道他肯定还在算计着什么,可现在只能将计就计。

就算要逃走,也得躲过这些人的眼。

尤其是这个看似手眼通天,被老太监养在府中的小白脸。

男人好似能看穿她所想一样。

本座是当朝摄政王,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君墨冷声道,他低声啐了一口,云家养了你这么个瞎眼嫡女,难怪落得这样的地步。

死男人!

云初夏谩骂道,这男人嘴毒的很,她恨不能缝上他的嘴。

你就不怕我坏了你的大计,或者趁机逃了?

你倒是敢。男人低声道,昨夜你借着玄冰池解毒,体内已经中了寒毒,没有本座的解药,你活不过七日。

这该死的老狐狸,在这里等着她呢。

云初夏眼珠子一翻,面色倒也平静,她淡淡地应了一句:王爷果真好算计。

一切都是巧合,你送上门的。

这欠揍的话,云初夏都已经脑补出了这男人得意的神色,前世也是被人控制的特工,一身本事奈何最后还是被人算计烧死在密室,谁知道刚穿越就被人拿着短。

老天爷还真是不与她好。

她从慕枫手里接过那套衣服,木讷地看了君墨一眼。

王爷是打算留着看我换衣服吗?没想到您有这般癖好。

男人嫌恶地皱了眉头,转身便从屋内离去,云初夏恶狠狠地嘀咕:最好不要犯在我手里!

4、小瞎子

云初夏利索地换了一身衣裳,她摸索着头上那顶帽子,从屋里跑了出来。

肚子饿得很。

突然撞上门外等着的男人,冷不防一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

投怀送抱?

呸,你撒手!

云初夏不屑的很,什么投怀送抱,明明是他自己堵着门,害她差点摔了一跤。

男人的视线落在那张白皙的脸上,小小的一团,被帽子压着,男装扮相倒是有另外一种美感,微露的锋芒,比女装时候吸引人。

君墨轻声咳嗽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转身。

小夏子,跟着过来。

云初夏眸色一沉,好似听到了男人憋笑的声音,不是京中传闻嗜血成性的摄政王吗,为什么总有一种恶趣味的模样。

就算该死的生得这般俊俏,可也不过徒有一张好皮囊罢了,内里指不定烂成什么样。

小夏子,我还小瞎子呢。

云初夏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折腾他,从摄政王府一路走到了宫里。

她起初以为君墨是那老太监府上养着的一个面首,如今才清楚,这摄政王府与林无极的府邸只隔了一道墙,都是宫中权势滔天的人,她意外杀了林无极,致使京中权势变化。

东厂群龙无首,内讧不断。

皇帝宣召君墨入宫,她跟在身后,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红墙金瓦,阳光照映过来泛着点点波光,她遥遥地看着不远处一对男女拉扯,为首的那人瞥见君墨一行人过来,急忙撒开握着柔荑的手。

九皇叔。

男人神色大变,身子一个哆嗦,恭敬地喊了一声。

君墨未曾言语,站在身后的女子,面露怯色,怕的连脸都白了一层,楚慕雪赶忙跪了下来:见过九皇叔。

京中传闻,九王爷性格阴戾,手段狠毒,甚至还传说其茹毛饮血,好少女之身,是个惹不起的主。

楚慕雪虽是丞相之女,可也没有见过君墨多少次,如今瞧着太子被吓成这副模样,她心底便也是好奇的。

楚慕雪多看了一眼,世间竟有生得这般好看的人,宛若谪仙一般,竟叫人移不开眼了。

呵。男人清冷地笑了一声,不相干的人,也有脸喊我九皇叔?

相府如何教的女儿,就凭你,也配?

君墨清冷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云初夏躲在后头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还真是嘴毒,瞧着就要把人欺负哭了。

就这副狂妄的模样,也是欠揍的很。

太子君晋安一把将她护在身侧,连连道歉:是雪儿逾越了,还请皇叔不要责怪。

太子刚刚往前走了一步。

云初夏的脑子里突然多了几幅画面,皆是与太子有关。

她的手蓦地揪着。

先帝在世的时候,与云家关系甚好,自幼便指婚于太子,云初夏本该是太子妃,可谁知云家卷入通敌罪案,一家被下了狱,太子趁机解了婚约,立刻便要迎娶相府之女楚慕雪。

原来还有这段恩怨,难怪她刚才听着声音就觉着反感。

如今瞧着君墨,也顺眼了几分。

退下吧。

君墨慵懒的挥了挥手,他的视线似乎落在云初夏的身上,小东西的性子倒是平静,居然没有半点波澜。

就在楚慕雪往身侧走得时候,突然看到了候在一侧的云初夏,她尖叫一声:啊

楚慕雪指着云初夏:你,你怎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