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免费小说阅读网

    凤凰诛心小说作者佚名-江晚吟樊汀芷精彩阅读

    时间:2024-05-16 23:37:20    作者:佚名    来源:longzhu

    小说简介:闭眼就可以浮现小说《凤凰诛心》中的画面,在佚名的笔下江晚吟樊汀芷等人被刻画的非常成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凤凰诛心》讲的是:汀芷。」他苍白的唇忽而弯了弯,不以为意:「无妨。桌上有点心,你若饿了,不必拘礼。」...

    凤凰诛心小说作者佚名-江晚吟樊汀芷精彩阅读

    《凤凰诛心》精彩内容试读

    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一双黑色短靴停在眼前。

    [咳咳咳......

    他好不容易止了咳嗽,挑起我的盖头。

    我抬眸,对上一张清俊好看的脸,带着病态的苍白。

    看见我,他淡淡开口:「你不是江晚吟。」

    我点头,坦然道:「我是江家的义女,樊汀芷。」

    他苍白的唇忽而弯了弯,不以为意:「无妨。桌上有点心,你若饿了,不必拘

    礼。」

    我顺着往桌上看去,鲜红喜庆的桌布之上,摆满了玲珑的水晶盘,各色茶点陈列

    其间,让人垂涎。

    茶点之下压着一棕黄信封。

    裴序继而开口:「另有一份和离书,我已签字画押,你收好,将来能用得上。」

    说罢,他往屏风外的竹榻走去。

    他的身形有些瘦弱,宽松的衣袍被风吹起,咳嗽声一下接着一下。

    我起身走到窗户旁,将撑杆放下,廊下的雪不知何时已叠成厚厚一层,映得月光

    澄明。

    裴序身子赢弱,在榻上凑合一晚怕是不行。

    我走到榻边,裴序似是疲倦极了。

    他闭着眼睛,鸦羽般的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轻颧。

    我见他睡熟了,便拿了条绒毯昔他盖上。

    裴序却突然开口:「我非是介意你的出身,只是我这身子怕是时日无多,也便不

    想耽误你。」

    我的眼眶有一丝灼热,平静的心湖中仿佛蓦然投入了一枚石子,泛起了波波涟

    漪。

    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这般为我思量过。

    我爹死得早,打我记事起,我的身边就只有我娘。

    可比起我,我娘更喜欢**。

    我娘是夫人的陪嫁丫鬟,算是江府的老人了。

    **八岁时,老爷请了个先生来府里教书,我便日日蹲在窗外偷师。

    好几次被我娘发现,她指着我的脑袋骂道:「你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胚子,还

    想跟**一样读书识字!」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可第二天,我还是会孜孜不倦地守在学堂外听先生上课。

    因为书里给我描绘了一个美好的世界。

    现实里,我被困在将军府,被亲生母亲打骂、鄙薄的小丫襲。

    可在书里的世界,我能看见神仙鬼怪、报应不爽。

    我幻想自己是那巾帼女将军,在战场上意气风发。

    我在书海里跨越无数空间和时间,见证日月轮转,欣赏先辈们用脚丈量过的河

    山。

    我知道,自己终其一生大概也只能当一个Y賽。

    是以,我越发珍惜可以学习知识的时光。

    只有在那一刻,我才会觉得自己跟**并没有什么不同。

    夫人知道此事后,并未责罚我,反而允许我与**共同读书。

    **看着我,很是不解,「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竟然主动求学。既然你这么好

    学,那你就帮我把课业都做了吧。」

    我求之不得。

    后来,我的课业蒸蒸日上,懂得的道理也越发多了。

    样貌也是。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出落得愈发秀丽,眉眼间颇有几分夫人当年的风姿。

    下人们私下议论比较,无意被**听见,她便罚我。

    冬日罚我洗衣服,同样的衣服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我的手冻裂生疮,丑陋无

    比,她才满意。

    夏日她便罚我扇扇子,**睡觉,我扇扇子,她若是热醒了,又是一顿毒打。

    **还让我日日绣香實,一日绣三个,绣不出就不准吃饭。

    我若是不小心睡着了,我娘的棍子就会落下来。

    她对**马首是瞻,我们母女的情分却比纸还薄。

    许是我沉默太久,裴序侧过头,缓缓睁了眼。

    我们的目光蓦然交汇。

    他当真生了双极好看的眼,尽管沉寂冷冽,平静得过分,但平白生出几分让人心

    安的力量。

    在静谧而长久的对视中,我不由屏息凝神,指尖微微蜷缩。

    久,他开口:「早些歇息吧。」

    关键字: 凤凰诛心 佚名 江晚吟樊汀芷

    凤凰诛心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