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免费小说阅读网

    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凌莉李维by朝朝在线阅读

    时间:2024-05-16 17:21:21    作者:朝朝    来源:longzhu

    小说简介:小说《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明线和暗线同步进行,需要仔细阅读才可以。朝朝的创作思维总是那样跳跃,留下了不少遐想的空间,也带给我们很多的可能,《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所讲的是:天,我妈捧着好些昂贵的保...

    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凌莉李维by朝朝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精彩内容试读

    为了离家近点,我特意考上了离家比较近的公司,就是为了更好的回家照顾我妈。

    4

    但我没想到,我的工作在两世里都成为了我妈对我下手的武器。

    她故意在公司败坏我的名声,顺理成章地把我关在家里,让我哪怕跑出来后也无处可逃。

    过了没两天,我妈捧着好些昂贵的保健品,找到了我们公司领导的办公室。

    一进去她就大喊着:

    [我要举报我女儿收取乙方客户的礼物,请求你们公司将我女儿这个害群之马给开除。]

    她这话术一套一套的,一看就是背后有姐姐的指点,把我们学校的领导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毕竟现在是个讲究公平透明的时代,我们一旦收取甲方的礼物,不仅要被开除,还要被以受贿赂罪送进监狱。

    匆匆忙忙赶来的我拉着我妈往外走:

    [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但我妈在领导办公室门口大喊大叫,引得无数的学生和教师围过来后,她指着地上的保健品说:

    [我告诉你们,我女儿不仅收乙方的礼物,她还时常和男客户勾搭在一起。]

    [好几次啊,我都看到我女儿晚上十一二点才坐着男客户的车回家。这么不知廉耻的员工,你们不开除肯定是和她有一腿。]

    这顶帽子可不小,能把人给压死。

    领导深深地皱起眉头:

    [凌莉,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我捂着脸抽动着肩膀:

    [呜呜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要她开心就好。]

    我妈以为她说对了,得意地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

    [你们看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女儿就是个不知廉耻的烂货,你们给个辞职信吧,明天开始她就不来了。]

    那些看戏的职工指着我惊呼着:

    [天啊,平时凌莉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没想到私底下玩得这么花啊。]

    [假的吧,我不相信她会是这样的人。]

    [她妈妈讲的,还能有假?]

    领导叹了口气:

    [凌莉,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只能把这件事转交到公司部门去处理了。]

    见计划如此顺利,我妈已经喜上眉梢了,随口道:

    [你们手续快点就行,我女儿这种败类不值得你们浪费时间。]

    但此时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同事中有一个女生拿起保健品说:

    [咦,这不是凌莉托我给她带的燕窝吗?她说她妈妈身体不舒服,才特地托我从朋友那买来的。]

    我妈跳起来指着同事的鼻子骂道:

    [你在狗叫什么?你这么帮我女儿说话,该不会和我女儿一样,都收了不少礼物吧?]

    那同事气得直接晒出她的购买记录,叫喊着要告我妈血口喷人。

    而我妈提出质疑的那些时间段,公司里都有我的加班记录。

    领导严肃地看着我,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的发展疑点重重,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都在等着我的解释。

    我捂着脸哭道:

    [领导,我妈潜意识里总是喜欢将我贬低,我这也是为了哄她高兴才认下来的。]

    领导训斥我:

    [胡闹,这种事情是能随意开玩笑的吗?你啊你,回去给我写一份检讨交上来。]

    5

    虽然受了惩罚,但好在我的心头大患已经被彻底解决了。

    今日我妈的名声在我的工作单位已经彻底坏了,今后无论她再说些什么,都不会再对我的工作有影响了。

    我以为晚上回家时会有一场斗争在等着我,没想到确是我妈笑吟吟地把我拉到餐桌前。

    看到餐桌上的菜式时,我忍不住有些诧异。

    从小家里无辣不欢,唯独我喜欢清淡些的口味,家里的菜式永远是带着红色的。

    没法子,我只能用把菜冲涮一遍才能入口。

    还因此常常被我妈责骂我没有口福。

    但今日,餐桌上居然全是我喜欢的菜色。

    不过我很快想起了原因。

    上辈子这个时候,李维贪污公款的事情被公司发现了,公司给他宽大处理,让他限定时间内补齐数目即可。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被李维第一次送上了他客户的床上。

    而那个客户心里有问题,强迫我做了很多变态的动作。

    回想到这里,我的怒气在内心里翻腾,被我及时压制了下来。

    我妈殷勤地夹起四喜丸子放到我的碗里:

    [莉莉啊,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妈妈也是怕你走了歪路嘛。]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妈看了一眼旁边的姐姐,继续道:

    [是这样的,妈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这些日子以来你姐夫的**出了些问题,你把你的存款拿出来给你姐夫周转一下,他会记得你的好的。]

    她的话虽然好听,但话里话外丝毫没有提及还钱的事。

    我犹豫了片刻,我妈的脸立刻耷拉下来:

    [你们是姐妹,我走了以后你们就是最亲的姐妹了,连这点小小的事情你都不愿意帮一下你姐吗?]

    [妈,我不是不愿意。但是你知道的,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其他的我全部转给你了。我现在哪里还有存款?]

    我妈和姐姐面面相觑,很快姐姐眼珠子一转,低声对我妈说了些什么。

    后者虎着脸对我说:

    [你这孩子,可以问你的同事、朋友借啊。你的工作稳定,他们会愿意借的。]

    [你姐夫可说了,如果你姐不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他就要跟你姐离婚了。到时候,你姐大着肚子流浪街头,我看你怎么过意得去?]

    话里话外地暗示,如果我不把钱借给李维,则是导致他们离婚的罪魁祸首。

    但,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帮是肯定要帮的。]

    我一本正经地翻着手机里的相册,指着照片里的人说他们谁谁谁会愿意借钱给我的。

    他们眼底掠过喜色,但是很快姐姐的眼神定住在我翻过的一张照片上。

    [凌莉,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那是一张普通酒吧里的照片,但特别的是,照片里抱着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在跳舞的那个男人,正是我的好姐夫——李维。

    我慌乱地将手机藏好,[什么照片?姐,你看错了。]

    姐姐盯着大肚子向我扑来:

    [你还想骗我?那明明是我老公。]

    6

    让我把照片传给她后,姐姐气得眼泪直流,摔门回房间了。

    我妈想要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咬牙切齿道:

    [你明知道你姐怀孕还让她看老公出轨的照片,是不是成心要害你姐流产?]

    明明是姐夫出轨,我妈打的人却是我。

    越发心寒的我往后一退,及时躲过了她的巴掌:

    [妈,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我也不知道姐姐会看到的呀。]

    我妈指着我的鼻子咒骂道:

    [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的坏心思,不然老娘非打死你这个烂货。]

    她急匆匆地丢下话,跑到房间里哄她心爱的大女儿去了。

    我看向房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偏心的母亲?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她看向我的眼睛里是带着杀意,完全不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李维回家打开门的那一刻,姐姐哭得像个疯婆子似的冲过去,捶打着他的胸口。

    [好你个李维,亏我前面还想着让凌莉来陪你,现在还在想方设法地帮你调钱。如果不是凌莉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

    [你对得起我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吗?]

    李维用力地把姐姐拉向自己,将她抱在怀里吻得天翻地覆,看到姐姐气喘吁吁地倒在他怀里才停了下来。

    [昕,之前**妹想勾引我,但是被我狠狠地骂了一顿。之前我没跟你说,但是我没想到今天她居然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

    我那恋爱脑的姐姐立刻相信了:

    [我就知道她从小见不得我好。我们还没结婚前,我妹还经常跟我说你的坏话呢。]

    在房间里的我明显地看到李维抿紧了嘴巴,眼神里闪过怨毒的光。

    他轻声道:

    [那笔资金的事情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客户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帮他找个女人陪陪他,那笔钱就一笔勾销。]

    姐姐脱口而出:

    [那找凌莉就可以了啊。]

    李维嘴角微微勾起,假惺惺地问道:

    [**妹啊,你妈不会不同意吧?]

    姐姐毫不在乎地一挥手:

    [只要你知道我对你的好就行了。再说了,她又不是我妈的亲生女儿,我妈才不在乎咧。]

    [什么?]

    在房间里听到这句话的我和李维震惊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

    姐姐说:

    [她是之前我妈当人家保姆的时候偷回来的,不然你以为我妈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她?]

    再也顾不得听他们接下去的话,我心神震荡地跌坐在地上,思绪紊乱。

    难怪。

    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在密谋要如何把我送到客户的床上了。

    想到那晚姐姐说的话,我心思一动,去警察局做了DNA登记。

    如果我父母在坚持的话,一定会顺着DNA找到我的。

    姐姐借着相亲的名头把我骗到了餐厅里,里面的客户叶子成看得我来时,无趣地抬起眼眸。

    我知道他的想法。

    上一世我被送过去后,他兴趣缺缺地告诉李维:

    已经有太多的人为了讨好他,而把女人送到他的床上,他觉得没意思透了。他喜欢新鲜**的事情。

    7

    李维转了转眼珠子,笑道:

    [把人当作野兽来驯服,最是有意思不过了。]

    叶子成顺着他的话往下想,很快畅快地笑出声来。

    那天晚上,我是在模仿着动物在地上爬度过的,即便如此,天亮以后我依然浑身伤痕累累。

    这一世,叶子成抬腿就想走,但很快被我一句话留住了脚步。

    我如同李维一般说:

    [那些人的套路怎么都是一样的,一点新意也没有。]

    他重新坐回到位置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托着下巴笑着对他说:

    [如果能让男人,像狗一样在地上爬行,讨好地朝自己摇摇尾巴。相信曾经越高高在上,给自己带来的**就会越强烈吧。]

    [权力是最好的**,如果他们不从,就拿着他们在乎的东西威胁他们。]

    叶子成眯了一下眼睛想象,如同上一世般笑得恶意满满。

    他慢慢地道:

    [凌莉,你比我想象中有意思多了。]

    那天晚上,李维跌跌撞撞地打开家门时,身上处处是乌青,连脖子上也是那项圈的痕迹。

    看到我时,他的眼中迸射出异常强烈的仇恨的光,握着拳头向我挥来。

    但向来强壮的李维脚步虚弱,连向来不是他对手的我,都能将他一拳挥倒在地上。

    上辈子被他欺凌后拿烟头烫胸口的画面与这辈子将他打倒的画面相映交织,我呼吸急促,忍不住再对着李维就是狠狠的一脚。

    他闷哼一声。

    大着肚子的姐姐像发了疯似的向我扑来,发疯似地喊着:

    [你是不是有病呀,怎么敢打我老公?]

    她揪得我头发生痛,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反抓向她的头发。

    [你是不是瞎啊,一看你老公的这个模样便是在外面被男人玩过了,我这也是为你出一口气啊。]

    她才咽下嘴边对我的辱骂,狐疑地看向李维。

    李维破口大骂:

    [你个蠢货,你问一下**妹做了什么好事。害得那客户非要拿鞭子抽打我、让我趴在地上学狗爬。]

    [还说如果我不配合就取消与我的订单。]

    听到与我上辈子如出一辙的折磨,我忍不住笑出声。

    活该。

    这下针戳到自己身上知道痛了吧。

    我梗着脖子答道:

    [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姐夫先把我送到这样变态的客户手上的。我只不过是给了他另外一个建议而已。]

    姐姐颠狂着扯着我的头发:

    [你怎么能跟我男人比?他是男人,你是女人,你天生就比他低贱,该伺候人。]

    我被她扯得头皮生痛,用力地拍打着她的手背。

    她忍痛放开,仍然仇恨地剜着我。

    我幸灾乐祸道:

    [你看着**嘛,这不是你老公的客户吗?他付出小小的代价,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她却怨恨地骂着我是畜生。

    [我老公是男人,怎么能吃这样的苦?而你原本是根本没有机会接触这个阶层的,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她还想再闹,却被我妈黑脸拦住。

    我走远时还依稀听到姐姐不满的嘟囔:

    [妈!你别忘记了,只有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以后是我给你养老的。]

    关键字: 重生后 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 朝朝 凌莉李维

    重生后,我要让他们自食其果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