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免费小说阅读网

    沐王宁小说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3-11-20 19:42:26    作者:丫酱    来源:longzhu

    小说简介:《女王的反击》这本正在网络上连载中的言情小说,最近备受关注,小说的女主角沐王宁的逆袭之路,经由作者“丫酱”倾心创作完成。.....”“哎呀,你好坏......”听着卧室里面传人的声音,我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指甲深深地嵌入...

    沐王宁小说完整版阅读

    《女王的反击》精彩内容试读

    01

    我下班刚回到家,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那扇熟悉无比的大门。

    鞋架上有一双陌生的红色高跟鞋,从卧室传来嘻笑骂闹声。

    “一桐,你比她身材好、皮肤好,最主要还有味道好!来,快让我咬一口。”

    “不要......”

    “那让我亲一口......”

    “哎呀,你好坏......”

    听着卧室里面传人的声音,我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指甲深深地嵌入到肉中,连呼吸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的。

    我就站在房门外,就这么默默的听着那刺耳的声音,一浪接一浪地传出来。

    卧室内说话的男人,与我有婚约,名叫王宁,在床上抱着我的同事王一桐,在滚床单。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直接一脚踢开房门,持刀而入!

    可是我没有,我只是在房门上轻敲了三下,以示我的涵养!

    门内的声音瞬间停止了,继而,王宁开了门,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短裤,看上去还有点意犹末尽!

    床上的王一桐,身上竟然穿着我的蕾丝内衣,码数是那么合适。

    那衣服,是王宁前天才刚买回来送我,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洗了后还没有来得及穿!

    我冷笑一声,不屑道:“王宁,不解释一下吗?”

    王宁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冷笑了一声,接着又一次上了床,明目张胆地抱着王一桐,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一记深吻印在她的唇上。

    王宁说:“宝贝,别怕,我们继续!别搭理她。”

    王一桐看着我的表情,开始肆意地狂笑,笑得腰枝乱颤!

    我也在笑,可是满脸都是泪。

    我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的声音渐渐变得歇斯底里!

    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我桩桩件件的依着他。

    哪怕是洗脚水,都亲自用手指测好温度,才会递到他的脚下,温柔的替他擦拭。

    王宁停下手中的动作,鄙视的说道:“为什么?我现在只要看到你,就反胃,你可以跟你们老板不清不楚,搞得我头戴这么一大顶绿帽子,我凭什么不能带朋友玩儿。”

    我声泪俱下:“分手吧!”

    再多的解释亦无益处。

    没有信任的感情,就是一坨屎。

    王宁的手揽着王一桐的身体,紧了一紧,对我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房间内此刻一片凌乱,各种情趣内衣、**,辣得我双眼生痛!

    我开始翻箱倒柜地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拿出来,收拾进行李箱。

    王宁推了推王一桐,王一桐不情愿的先离开了!

    王宁是个凤凰男,好不容易考了个好点的大学,毕业后上了一个很一般的班。

    那点微薄的薪水,有时候给父母留一份生活费,还要给弟弟交学费、寄零用钱,每月总是所剩无几。

    我从不同他计较,房租、生活费、车子加油都是我付,当然,他也会偶尔买个菜做饭什么的!

    他说他会好好努力,到时我们再买套婚房,办个像样的婚礼......

    我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些单据,里面有租房时的二个月押金,王宁从床上爬了下来,一把抢了过去。

    “这个押金条就留下来吧!反正你也不缺钱!”

    “这个车钥匙,你也留给我吧,算是弥补我这几年跟你在一起的青春损失费!”

    我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皮箱砸向了他,衣服、日用品散了一地。

    “好,都给你,贱到这份上!”

    然后,我孤身一人退了出来,心如死灰!

    凉风习习,阵阵寒意袭来,我穿着单薄的衣服走在街上,体感的寒冷远不及心冷。

    这些年,为了王宁,我从B市辗转到A市,再从A市辗转到D市,一直在各大城市中辗转流连。

    他总是频繁的换工作,最多的时候,半年换了六次,高不成、低不就的。

    我裹了裹外衣,站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发了一会呆!

    茫然四顾,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我竟然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这个城市太大了,所有的人都在早出晚归的洪流中周而复始。

    我漫无目的地上了一辆公交车,车里只有一大片低垂的头,透过车窗的玻璃,看不清远方来时的路......

    02

    去到M集团上班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销售部那绿茶婊的座位是空着的,王一桐居然没有来上班。

    在回到财务部前,得先经过二楼的人事部,刚一上楼,我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一桐站在人事部的窗户前,巧笑嫣然地同我打招呼:“HI,沐,我来办离职手续!”

    她那披着狼皮的人模狗样,让我胃里反酸,翻江倒海,就差点将整个胃反转过来!

    怎么有人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我不露声色地越过她,径直往前走,眼角的余光末有一丝波及她,我的面部表情控制的极好。

    王一桐的声音调转了一个方向,继续追向我,声音细微到只有我听见:“沐,对不起,我怀孕了!”

    我一怔,脚步顿了一顿,思绪停了下来!

    王一桐的声音里带着三分得意:“是王宁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

    我慢慢地转过身子,扯动了脸部肌肉,扯出一个无比牵强的笑容,说:“恭喜你!”

    她脖子上挂着一条铂金项链,我怔怔地盯着她的脖子看得入神。

    王一桐的手轻抚上自己的脖子,晃动了一下那个链子,问我:“这个,好看吗?是王宁送我的!!!”

    随即,她又将五指摊开,竖了起来,给我看,说:“这个戒指同项链是一套,这个价格也不便宜!”

    我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却咬紧了唇,死死地咬着,控制自己的情绪!

    王一桐指了指耳朵上的两个银耳环,说:“一整套,他都买下来了!”

    我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们,准备结婚了吗?”

    王一桐笑得甚欢,点了点头:“是的,应该快了吧!”

    我面色苍白,全身虚脱无力,险些站立不稳。

    “好,恭喜你!”

    我挤出一句,然后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沐,我们结婚,你可一定要来噢,到时给你发请贴!记得封个大的红包啊!”

    王一桐的声音紧咬着我不放。

    “沐,谢谢你啊,真的!”

    该死的王一桐,那张嘴说出的话,让我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我没有回办公室,逃似的直接去到洗手间。

    我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自己脖子上还挂着王宁那王八蛋送的“九十九块”的仿铂金项链,手指上戴的“四十八块”的钛金戒指。

    顺手一并扯了下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一阵又一阵的反胃传来,酸味乏陈,好像突然揿开一个盖了十年的醋坛子!

    我打开水龙头,开始干呕,直到将胆汁都吐出来为止!

    怎么吐得这么厉害,明明怀孕的那个人是她,不是我!

    半天才停了下来,从洗手间出入的同事,露出关切的目光。

    她们问我:“沐,你有了?注意身体!”

    我发现自己无心、无力辩解!

    我扶着墙壁,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恍之间,头晕了晕。

    我感觉整个墙顶都塌了下来,眼看就要将自己沉没。

    可是心底有一个连绵不决的声音在呐喊:“不要倒下,不能倒下,撑住!”

    半天,我才缓缓地回过神,看着镜中的自己,双眼绵延无力,一片茫然。

    于是,我像做贼一样撑着千疮百孔的身躯,荒不择路地逃回了财务室,瘫倒在办公椅上,继续戴着我那毫无人色的面具!

    所幸的是,由于办公独立屏风的遮挡,倒也没有人发现我的狼狈不堪。

    03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是深夜十点,刚到门口,便看到老板李峰,堵在财务室的门口,纹丝不动,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的心,兵荒马乱的,犹如小鹿般四处乱撞,环顾整个办公室,仅剩下我孤身一人。

    这白天无心工作,一天的工作量延迟半天,晚上就要加班才能完成。

    我强作镇定,神态自若地微笑。

    “老板好!这么晚,您还没有下班?”

    “快下班了,看到财务室亮着灯,便进来看看!”

    李峰从门口闪身进来,却反手就将财务室的门关上了,还下了暗锁。

    进来就进来,还要反锁门!

    我觉得自己又将置于险境,很是无奈!

    刚出了狼窝,又入虎穴!

    我迅速将台面的东西收拾好,手机塞入背包中,背起包就准备离开!

    刚走到一半,李峰就逼了上来,他笑的很是鬼魅。

    李峰一米八的个子,身材修长,留着几乎及肩的长发,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戴着金属框的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他低下头来看我,那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在灯光下像是刷了一层苍白的漆。

    人前彬彬有礼,实际上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在M集团内部可谓是名声在外、欠下一**的风流债!

    李峰每进一步,我就后退一步,直到我的背靠在墙上,再无退路,他就在离我一指远的地方停住。

    他抬起双手,一左一右,将我固定在他的包围圈内。

    他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整个人非常霸气地、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迷离沉醉的眼神,让我望而生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朵娇艳十足的花,本少爷还真想品一品,就算你有一千条刺,我也会一条一条亲自给你拨下来!”

    这话越说到最后,一个字比一个字的尾音拖的重,他这是在强调他的信心与勇气!

    “像我这样的,公司一抓一把,李总您别开玩笑!”我用手掩盖住面孔。

    “做我的情人!”

    那语调,那声气,就是命令!

    我摇了摇头,整个人恨不得缩到墙后面去!

    我刚失恋伤口还没有复原呢!况且你李峰本就不是正经人!

    李峰虽然正值壮年,可是重酒好色,体态上有些未老先衰。

    “怎么?我有那么恐怖吗?把你吓成这样?”

    “不是,这么晚了,我也该下班了!”

    “做我的情人不好么?你又何需工作到这么晚,公司可以派多几个人来辅助你,你只需要好好陪着我就行!怎么样?愿意吗?“

    “不愿意!”我想都没有想,就回答。

    李峰有些恼羞成怒,他的身体往前扑了过来,两只手将我的手按在墙上,满是酒气的嘴压了上来。

    我左闪右躲,拒死不从。

    李峰停住了,对着我的脸叹了一口气,酒气喷了我一脸。

    “为什么?难道我没有你男朋友优秀吗?”

    “你这勾人魂魄的迷人小妖精,我日思夜想的都是你!”

    “脑海里不知想了多少次你的身体了。”

    他又一次蓄足力气,扑了上来,在我身上一阵乱拱。

    我实在没有忍住,双手抓住他的长头发,弓起右腿,狠狠地踢了他二脚。

    趁他抱着身体卷成一团的功夫,我迅速逃离M集团,抱头鼠窜回到酒店。

    04

    我穿了套海绵宝宝的黄色睡衣,刚洗了的头发还在滴水,肩膀上披了条宽厚的大围巾。

    然后,坐在酒店的窗前看着万家灯火,开始消化今天发生的二件事情:王一桐怀孕、李峰非礼我。

    “叮铃!”手机微信突然响起,我拿起手机一看,有些意外,是王宁发来的信息。

    我之所以留他的微信,还没有将他拉黑删除,并不是对他还存有多大的念想,我只是想让他看看,离开他的世界,我会活得更好!

    虽然他背叛了我,可是一看到他的头像闪动,我就会无来由地感到心痛,痛得心慌!

    这个时间点发信息给我,是想说什么?

    我一边猜测他的来意,一边抖动着手,翻开信息细细地看。

    “沐,一桐怀孕了,可她没有钱了,这个月父亲得了病住院,她全部寄回家了!你能借她点吗?就三万!”

    “呯”的一声,手机被我砸到了墙上!

    随即,我怒不可遏地站起身来,朝茶几的玻璃柱狠狠地踢了几脚!

    力道反弹了回来,脚上传来的痛让我呲牙咧嘴的!

    “不可理喻,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万里挑一的奇葩男人?还这么巧偏偏被我遇到?”

    “我这些年的真情真是喂了狗了,不对,这都侮辱够。”

    我伸手朝自己的额头用力拍了拍,以缓解这突如其来的窒息感!

    王一桐怀孕找我借钱?有没有搞错?

    王一桐要是坠胎,我可能会考虑将钱借给她!

    王一桐家境一般,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挑男人全凭自己喜好。开心换一个,不开心又换一个!

    长得不说是倾国倾城,可也是美貌无双,她想要男人,将目标层次降到她的等级以下,唾手可得!

    这年头被她玩弄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我走过去将手机检了起来,心里恼怒到极点!

    三万块,王宁你没有,可王一桐也没有吗?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全身上下连袜子都倒贴给你!

    不过,我想了想,王一桐婚前是不会贴钱的,就以她的性子,估计会吝啬到半个铜板也不会倒贴!

    这二个人在一起,还真是一对铁公鸡,相互拔毛,无奈都是一毛不拔!

    她将手机翻转反复看了看,手机质量挺好,没有被砸烂,我划开屏幕,回了一条信息:“痴人说梦!”

    为了缓解头脑中的刺痛,我去壁柜里取了一瓶伏特加烈酒,烈酒下肚,喉咙像被火一样烧过。

    肚腹痛缓解了头脑中的刺痛,以毒攻毒而已!

    然后,我就披头散发地窝在沙发堆里,让自己情绪一而再,再而三的发酵,最终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第一次,感受到了比濒临死亡还要绝望的心态!

    本来在A市工作,朝九晚五、事少钱多,可王宁一天二十四小时发十二次信息,语聊三小时。

    说什么分隔两地,怕感情生异!此刻想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经不起王宁的软磨硬泡,终于来到这个城市,进了M集团。

    工作才不到半年,一直忍受着老板李峰的异样眼光和骚扰!

    这M集团虽说福利好,薪水高,可是我也呆不下去了!

    且不说早就谣言四起,危言耸听,敢揍老板的员工屈指可数,毫无退路可言!

    05

    初夏夜里尚有凉意,白天积攒的那一点暑气很快溃不成军。

    我将哭僵了的五官,用手揉了揉复位后,我找了一件薄薄的空调被包裹着自己的身子。

    然后背着万家灯火,我开始写辞职信。

    一想起李峰人畜共厌的那张脸,写完信心情好了不少!

    第二天我直接将信交到人事部,然后便回财务室等通知。

    通知等到了,不过,不是去人事部,而是去总务办公室!

    李峰“啪”的一声将辞职信扔在我面前,整个身子从脖子以上开始电闪雷呜。

    他手里夹着一支烟,颤颤巍巍地,气得发抖,口中吞云吐雾,声如惊雷。

    “什么意思?你把M集团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我一脸坦然:“我无法担任目前的岗位,所以申请辞职,感谢M集团多月来的栽培和照顾!”

    李峰站了起来,逼近我,眼睛里全是血色,昨天晚上应该是整宿没睡!

    燃烧中的烟灰掉落,将桌上的辞职信烧出一个黑洞,李峰一口气喷了下去,烟灰滚落消散。

    “你休想,你看看合同,入职当天,签了五年合同!别人有试用期,你连试用期都没有。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有数!”

    “我知道,我现在以我的人身遭到攻击,单方申请终止合同!”

    “很好!我明天通知税所上门查帐,查漏补缺,财务损失20%由你个人承担,加上连带责任,至少可以罚你一千万!”

    李峰为了留下我,不惜将财务上的问题公布于众,我没有料到他会来一招。

    财务上原本就有纰漏,虽然李峰头上还有董事会,可他手抓实权,事必躬亲。

    这些年挪用资金,没有注明用途去向的单,为数不少。

    我如果追问他资金去向,基本上是二个回答。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你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干什么?”

    “多做少问,费用记公帐,吃喝玩乐随便记!”

    问的次数多了,他烦我也烦,于是,不明去向的金额不算大的,都汇成了吃喝玩乐的招待费那一栏。

    就算是财务上没有任何其它的纰漏,那作为老板,他挪用资金不注明去向,就可以让帐本漏洞百出!

    望着李峰狰狞的那张脸,我突然想了起来一件事。

    入职前我还与M集团签了保密风险合同,如果我辞职了,我不得在同行业担任同类的财务工作,为期至少二年!

    现在想来,我普通的本科学历,之所以一路却过关斩将,涮下不少比我学历高的姐姐和哥哥,拿下这个职位,靠的只是我这张脸!

    我长的不娇不媚,五官与气质却是十分与众不同。

    或许,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刚好这么巧,李峰就看上我这张脸!

    学历远没有脸来的重要,尤其是长得好看又对老板胃口的脸!

    这一点,我也无可奈何!

    我自小的时候家境一般,后来才变得殷实的。可是父母从小将我养的特别金贵,长大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境就变了。

    都说富养的女孩子禁得住诱惑!不为物质财富、不为男人的外表所迷惑。

    在金钱与帅男面前,心如止水,但是无法抵挡日复一日的温情攻击!

    这也是我选择王宁,却不为李峰所动的原因。

    李峰告诉我,他原谅我昨天踢他的二脚,并将破了的辞职信扔回给我!

    于是,我百般无奈地收了辞职信,一言不发地回了财务部,继续上班!

    06

    正在我如木偶一般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时,一楼前台一个电话打了上来。

    “沐,快下来,你男友在门口找你,大喊大叫的!”

    我呆了一呆,王宁这是守株待兔,找我要钱来了!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冷冷地站在M集团的门口,以从末有过的冷洌语气对着王宁。

    “你来干什么?”

    王宁没有直接答复我,而是手舞足蹈地在自唱自和:“我是你的男朋友,跟着你六年,我为你付出了全部,你却把我给甩了,现在,我生不如死!”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很滑稽,已经痛得麻木了,我就晓晓地看着他演戏,那演技真是入木三分!

    我无力地笑了笑,拿出手机,按下“110”准备报警,不巧这个时候李峰下来了。

    门口已经围了公司的大部份工作人员,那爱看热闹的踮起脚尖、扒着前面人的肩膀,伸长着脖子往外看!

    很快就将我淹没在人流中,我退到墙角,不知所措!

    “给我六十万,分手费!我白白跟着你六年,浪费了六年的青春!”

    那声音嚣张跋扈,就算四个保安也拦不住他往里闯的决心。

    “六年前,我多年轻,现在都三十了,你天天睡我,按天算,六十万一分不能少!”

    我知道,他是想让我难堪,然后把钱交出来给他!他知道我卡里不多不少刚好六十万。

    “哈哈哈哈哈。。。。。。”

    “60万,6年每年10万,365天,每天273.97哈哈,这账算的精啊!”有人掏出手机在算。

    没有人会同情我,我和他之间的事,纯粹只是我们个人的感情私事。

    而他这么一闹,就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他这一招,不止是让我无地自容,更是想将我扫出M集团的大门。

    一个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李峰双手抱胸,气场全开,与王宁针锋相对!

    “你是她的男朋友?你要多少分手费?我给你!”

    “六十万,我不贪,六十万就够了!”

    李峰冷冷地望向后面,人群顿时分开一条道,那目光穿过人群,落在我的身上!

    “马上回财务办公室,批款六十万给他,然后做报销单,我签字,快点站起来!”

    那话是对我说的,要我亲自将款打给王宁,六十万!

    李峰不怒自威,我说不明为什么,竟也没有拒绝,当场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回到办公台前,从出纳处拿了U盾,网银一点,从李峰的私人帐户扣款六十万!

    这六十万是老板付给王宁的,关我何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可是我错了,自那以后,虽然王宁再也没有来过M集团找过我,可是李峰却告诉我,这六十万要从我的薪水里扣,每个月扣2500块,要扣20年。

    我同他辩解:“找我要钱的是他,给钱的是你,我说过同意了吗?你给的为什么要我来还?”

    李峰质问我:“不给他钱,你还能在M集团呆下去吗?

    我一脸漠然:“我没想过要呆下去!”

    李峰:“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救了你,你不会忘恩负义吧!”

    那一刻,我觉得可笑至极!

    自从这一件事发生后,原本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被明目张胆地摆上了台。

    大家当着我的面,甚至会开玩笑,叫我“李太!”

    不管我如何解释,事实摆在眼前,她就成了那个当仁不让的公司老板情人,臭名昭著的第三者!

    无法辞职,一恍欠下六十万的无头之债,我想过要给家里打电话。

    可是想想这么些年以来,钱都补贴给了王宁,除了节假日寄点礼品回去,也没有怎么孝敬过父母。

    父母总是说让我管着自己就好,不用操心他们,他们不缺钱用!

    我犹豫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那二个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就算我能还清那六十万,李峰也不会放过我,财务上随意出一个问题他便可揪住我不放!况且为期5年的劳务合同还没有到期!

    07

    于是我穷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得找个机会让李峰的妻子撞破我和李峰的**,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开始迎合李峰的口味,着衣打扮由清新可人变得**,走路挺胸收腹,每进一次总务办公室办理文件审批,总能听见李峰吞口水的声音!

    他急,我比他更急。

    他急着占有我,我急着摆脱现状!

    下了班,我发信息主动约李峰,相约逛街,吃饭,再去酒店开房!

    李峰心花怒放,先是带我去名品店逛了,衣服鞋子包包手表项链买了一个遍。

    我找人暗中跟踪我和李峰,用高清相机拍了不少照片。

    看照片,卿卿我我的,一副热恋中的情侣模样!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堂而皇之的人皮下盖的是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这个时候,问李峰要什么,他都会给!

    我拿了他的手机,查到他老婆的电话,他老婆公司的人都知道,名叫张美云!

    我没来M集团以前,听说张美云去公司闹过好几次,还被公司保安赶了出来。

    我在酒店大堂点了一桌子菜,趁着李峰上厕所的空挡,我把自己和李峰的背影照片,酒店的定位发给了张美云!

    我告诉她,我在X酒店的91号桌点好了酒菜等她,来不来她自己决定,刷的是她老公的卡!

    发完信息之后,我喝了杯红酒压压惊,静候狂风暴雨的到来。

    关键字: 女王的反击 丫酱 沐王宁

    女王的反击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